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君归巢 /章一(楼诚深夜六十分)

终白首:

开头本想寥寥几笔,只是写着写着不知怎么竟觉酸楚,舍不得就多写了些


 


这样加上炖肉就多写几章


 


码字BGM:Ludovico Einaudi : Oltremare


 


这只曲子我插了音响在午夜的房间里回荡,于是只能这章优雅,下章污了


 
 
 


 @楼诚深夜60分 关键词:肉鸽子, 鸽子


 
 


  君归巢/一


 


  十月中巴黎的天到底已是冷了下来,明镜晨间从卧房中走出来时感受到空气里那一丝寒意,禁不住轻轻的瑟缩了下。其实这里与上海的天气并没有差出许多,但许是她渐渐年岁更长,离开了家心里仍惦念着那片自幼生长的土地,平白的总觉得冷清又疲惫。轻轻叹了口气,明镜回手无声的带上房门,手搭在扶手上顺着楼梯一步步慢慢踱了下去。


 


  还未走过有一半,就听见自己最疼爱的那个孩子叫闹的声音在这本显空落的地方响了起来。


 


  “大哥!你干嘛抢我的!你那里不是有吗?”


 


  “怎么说话呢,吃不吃?不吃就下去。”


 


  “好啊,大哥这可是你说的!”


 


  “对,我说的,不过你要是敢下这个饭桌,今天的三顿饭你就都别吃了。”


 


  “啊啊!!那你把培根还给我,我不要吃荷包蛋!我都多大了啊,大哥你没睡醒吧?”


 


  明台见明楼悠闲自得的吃掉本属于自己的那块培根之后,气急败坏的转头看着坐于明楼右侧的明诚,瘪着嘴满眼都是控诉。“阿诚哥!”


 


  被点名的人本来自己边吃边看热闹,脸上一直挂着笑意。这回听到求救的声音,迅速的吃掉自己盘里的食物后给明台示意自己帮不上忙,满面无辜,嘴角的笑意却是越扬越高。


 


  果不其然,明镜就听着随后明台气的快炸起来一般,“好啊!你们俩又合起火来欺负我一个是不是!我要找大姐告你们状去!”


 


  明镜笑的眉眼都轻轻弯了起来,快步走了下去,脚步刚踏进了一层碰见了端着盘子迎面走过来的阿香,“大小姐早上好,可以吃早餐了。”


 


  她点点头走向了餐桌,声音清亮,“明台啊,你大哥又欺负你了是不是?”


 


  明台噌的站起来跑过去垮住明镜的手臂,两人一起坐了回去,“是!还有阿诚哥!他光帮着大哥不帮我!”


 


  明诚这回不干了,刚要张嘴被明镜嗔怪的瞪了一眼,连着明楼一起,只得咽了回去。


 


  这回偷偷乐得又成了明台了,满足的叉走阿香端来的刚离火还热着的香煎培根,得意洋洋的看着对面两位兄长,“还是大姐和阿香对我好,哼!”


 


  没说两句三人就又“吵”成一团了,就像以前在明公馆的清晨一样。只是那时候她一直都是管的,闹几句等明台吃亏了就不让说了。可是如今看着三位早已长大成才的弟弟们幼稚的你一句我一句,嘴上争执,眼里却全是轻松与喜悦的模样,她突然就不想,只想就这么一直听着,听这声音驱散了十月的天寒。


 


  等终于吵够了,明楼放下刀叉执起餐巾轻擦了嘴,抬头见到就是自己敬爱的姐姐嘴角含笑,满眼温柔出神的模样。明楼也笑了,拿起早就准备多时的毛衫轻轻盖在明镜的肩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天冷了,大姐小心保暖,我去上班了。”


 


  明镜回过神来,笑着点头,“去吧,早点回来。”


 


  明诚也跟着站起来,接过阿香手里的热牛奶放进明镜的手里,“大姐最近胃不舒服,这是大哥新联系了一家农场,干净的牛乳,煮沸过的,喝了对胃好。”


 


  “好,让你们费心了,你大哥又招来了不少人吧,你跟着他好好看着他,别让他胡来。”


 


  明诚低垂了双眼笑笑,“是,大姐放心。”说罢就大步走向等在一旁正围围巾的明楼,拿起两人的大衣,跟着明楼走了出去。


 


  “大姐你胃病又犯了啊,吃没吃药啊!”明台注意力全都回到了大姐身上,满是担忧。


 


  “姐姐知道你最乖了,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明镜抬头掐了掐他的脸。


 


  明台随手揉了揉,嘿嘿一笑,“那可不行,大姐你等着,我去给你找药去。”说完就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上去。


 


  “你啊,慢点跑,没踩多久的新地板可滑着呢。”


 


  “我没事!大姐你等我啊!”


 


  明台的声音远远传了过来,明镜只得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手心中的热牛乳与背上的毛衫一样贴心温暖,想起了前几日夜里看见的情形不禁叹了口气。


 


  这……她可如何是好……  






 


  现在的明楼端的是在外机敏狡猾、机关算尽,在家是时不时欺负欺负幺弟、惹人跳脚才开心,明镜深想起来心口却是微酸。


 


  可他幼时其实也是个闹腾的性子,疯闹的不得了,可是等到明家生了变故,两人相依为命后就再没有了任性,生生的变成沉稳老成的模样。学业也好规矩也罢,说什么是什么。也不见再对什么东西有兴趣了,只是按部就班、规规矩矩的成长着。


 


  不,也许这不该叫成长,只是在一次次险里逃生中的骤然衰老,只关心智,无关年龄。


 


  后来家里来了明台,抱着报恩的念头,细心照料,倒是把明台养成了明楼从前的性子,甚至更娇了一点,粘人爱撒娇的娃娃倒也让只有两人的家里热闹了起来。


 


  只是明楼一直没有喜欢的东西这让她很是担心,无爱则无怖,可是人又岂能无情?


 


  直到某个雨夜里明楼仔细抱着一只深灰的乳鸽回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还未长成的身体冷的都在打抖,满脸的雨水,眼睛却是闪闪发亮。她才放心,轻言几句责怪他不珍惜身体,看着他养好了病就任由他养着那只乳鸽了。


 


  那是一只白色的乳鸽,还没多大的样子毛色洗干净了也还是发乌,不好看也不讨喜。可是偏偏明楼喜欢,耐着性子悉心照料,陪着它玩闹,小心带着明台不让幼弟揪坏它好不容易长出的新毛。


 


  就这样,让它长成了一只可爱、健康的白色羽毛球。


 


  小小的明台看着它圆滚滚的样子,问大哥乳鸽养肥了是不是就可以吃了的时候,还被狠狠的教训了一顿,害人又哭闹了一顿。


 


  明镜还记得那时候她问过明楼,为什么这么喜欢它。


 


  明楼当时回答她说,“因为鸽子有了家,就永远不会离开了。”


 


  “你不想离开家吗?”


 


  “我不想……我也不想别人离开家……”




  当时明镜心疼的抱着明楼,姐弟俩趁着幼弟熟睡默默的哭了半晌,她也就忘记再追问为什么他这么喜欢这只鸽子,却不给它起名字。


 


  所以等后来那只乳鸽被明楼亲手炖了喂给阿诚的时候,她就应该知道阿诚在明楼的心里,从初一见面起就再不同于旁人了吧。


 


  可是有些事,现在才想明白,怕是早已晚了,晚了啊……


 
 
 


  明诚站在大厅的远处,看着明楼驾轻就熟和女孩子笑谈的模样,忍不住撇了撇嘴看向了远处出神。最近他总觉得大姐看出了什么,可是说话间又没什么异常,惹的暗自平静了许多年的心突然就乱的静不下来。


 


  明楼与女士道过别走进阿诚就见他抿紧嘴皱着眉头出神的样子,抬手戳进了眉间皱起的辙。“阿诚,你这样可要老得快了。”


 


  明诚回神抓下明楼的手,勾了勾嘴角,“反正大哥比我老,我怕什么。”


 


  “你小子!越来越没大没小了。”明楼挑了挑眉。


 


  “咳,该吃饭了。大哥今天想吃什么?”明诚摸了摸鼻子,连忙转移话题。


 


  明楼突然就笑了,俯身过去凑近了明诚的耳朵,低沉着声音,“今天我们就吃,炖乳鸽吧。”


 


  炙热的气息顺着耳间窜进去,明诚头皮连着脊背一片片的发麻,好不容易听清了明楼说的是什么后,过去的记忆瞬间回笼,顿时彻底从头红到了尾,像只煮熟的虾一般。


 


  “大哥!”明诚低头羞恼的喊了一句。


 


  而明楼早就心满意足的大笑着往前走了。


 
 


  ----------tbc---------


 


       欢迎留言,也/欢迎点开BGM,很好听


 
 
 



评论
热度 ( 245 )
  1. 爱围观的ssica白叶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