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君归巢 / 章三章四(污)

终白首:

五千字的肉,告诉我你们爱


我污我掌嘴,阿诚哥原谅我(羞愧掩面


以及从明天开始日更——


君归巢 /章一   君归巢 /章二




  楼诚 / 君归巢 / 章三


  


  清炖肉鸽的香气萦绕在鼻尖,倍觉食欲诱人。明诚看这火候、闻这味道就知道熟了。


  平时不管做什么给明楼吃,做完明诚都是要亲口尝的,何况这是在别人的地盘用的也是别的器具与食材,不自己尝了是万万也放不下心。但是想到又要喝这个汤,脸上的温度就不受理智的束缚奔着高温去了。


  可说到底在明诚心中,明楼的安全比他那点小心思重要多了。于是皱着眉卷着舌头喝了一大口,囫囵咽下去,只求试这汤有没有问题,味道如他所愿是半点也没偿着。


  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喝过这个汤了,尤其在他长大了学会了怎么做菜之后。出门在外时明楼和他两个人鲜有不一起用餐的时候,而菜品无论在家在外都是他一手准备的,自然不自觉的就避开。阿香也是没有人提起就不会刻意想起这个来,大姐的话怕是还记得当年那只小羽毛球的惨剧,而他们家的小少爷没忘的应该是他自己被揍的情形,当然更不会提起了。


  还有大哥……从第一次煮了这个汤之后,不知道为何也像是忘了一样……


  过去的记忆不受控制的往外冒,在外总能镇定自若的明诚有些慌起来。可是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煮汤的时间虽然能拖就拖的久了点,可他是真的不敢到了时间都不出去,明楼的警告还在耳边,是不是说着玩的他心知肚明。


  明诚深呼吸了两口气,端着汤走出了厨房。这一走出来才想起大哥没有告诉他自己去哪个房间休息了,看着左右两侧想了想还是走向走廊的尽头。


  


  这边明楼倒是悠然惬意,舒舒服服洗了澡懒洋洋的等着猎物上门。浴袍前襟大敞随意的穿在身上,手里把玩着方才解下的手表。眼睛半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视线却没离开过表盘,看着盘上指针一点点的接近最后期限,直到还剩最后一分钟,门终于传来被轻轻敲动的声响。


  明楼听来心里一片了然——阿诚自小随长大对他一向尊重,但默契与亲昵是不会遮掩的,只有在三种情况下才会在进入他房间之前刻意敲门。


  一是有外人在的时候,二是闹脾气的时候。至于三,那就是眼下这种情况了——在他紧张的时候。


  “进来。”


  门外的明诚听着房间里传来的低沉的声音,不自觉正了正本就挺拔如松的身板,扭开门走了进去。正要往里进就被明楼的话止住了脚步。


  “把门锁上。”


  明诚脸色稍变,还是听话的回身单手上了锁,端着托盘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明楼挑眉,“怎么?你不过来,是想我算你迟到吗?”


  听罢无奈,明诚只得稳稳的走过去把汤放在沙发边上的茶几上,默不作声的盛好一碗,放在明楼的面前。


  满足的闻着诱人的美味,明楼轻轻的把手表放在茶几上,嗒的一声听的明诚心里一个激灵。“其实我倒是挺期待你会迟到的。”明楼头也没抬轻轻的用勺子拨弄了两下。


  明诚禁不住翻了翻眼睛,这还是做长官做大哥的人呢,过了紧张的伪装时期越发的没个样子了。内心还没念叨完就听明楼好似突然想起来一般,“这汤是你第一次做吧,怎么样?“


  “……挺好的。”


  明楼就笑了,抬头看他,“怕是连味道都没敢细偿吧,就敢说挺好?”


  明诚闷着头不说话。


  “自你上一次、恩也是第一次喝这个汤,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味道早就忘了吧。”


  被问话的人就站在那里,不回答也不动作。


  明楼倒也不生气,“既然忘了,那就再喝一次。”低头自己先喝了一口,满意的点头,“恩,是不错。”右手才又舀起来一勺看向明诚。


  明诚是拿他没办法的,从来通透聪慧的眼睛里渐渐现出了点委屈的意味,嘴上却什么都没说伸手去接明楼手里的勺子。没想到扑了个空,明楼的手稳稳的往旁边让了过去,汤汁一点没撒就避开了明诚伸过来的手。明诚瞪大眼睛看他,抿紧了唇最后还是弯了腰就着明楼的手喝下了那口汤。


  


  这次明楼没给他机会让他匆匆咽下去,左手揪住明诚用领结精心装扮的领口往下一扯。


  明诚一时不察被他拉的一个踉跄跌坐在他怀里,怕压倒他想赶紧站起来就被明楼的手臂圈的严严实实,凑过来吻了个彻底。


  明诚不知道明楼是什么时候把勺子放回碗里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把碗扫到一边,瓷碗碎裂的声音也没有半点传到他的耳朵里。


  他的全部感官与注意力全都被强势的拉到明楼那里,感受着明楼的舌头如同主人一般强硬的突破他的防线,探进口腔逼着他把那口汤的味道仔仔细细的品尝一遍。


  “唔!”说不出来话的明诚只能瞪着眼睛企图表示抗议,可是被明楼轻易的勾起情欲的眼神湿漉漉的,看在明楼的眼里,只有诱惑的滋味了。


  明楼的舌勾着明诚的,逼着他把汤汁在整个口腔里游走一遍熟悉又陌生的味道从两人交缠舞动的舌尖传来,过去的记忆瞬间回笼惹的明诚又羞又恼,一时激动使力咬了明楼的舌头。


  明楼放开了他。明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大部分的汤都被明楼逼着咽了下去,剩了一点汁液随着刚才激烈的动作顺着被迫张开的唇角溢了出来,恼怒的想要伸手去擦,被明楼伸手按住了。


  明诚缓过来神看着明楼的样子心里一凉,心道不好,虽然克制了到底咬的重了。


  明楼伸出沾了血色的舌头舔了舔唇,尝到那一丝咸腥的味道后,注视着明诚的眼眸蓦地暗了下去,淡淡的道了一句,“倒是比我当年做的还要好喝的多。”


  明诚彻底慌了,下意识的想往后退,但是身体却比脑袋听话的多,僵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明楼突然笑了,没有说话,食指托起明诚的下颚,被冰冷枪械磨砺到有些粗糙的拇指轻轻的摩擦着明诚湿润的唇,温柔地就像抚摸最心爱的物件一般。将人稍稍勾过来一点低头凑过去,用舌尖缓慢又轻柔的把明诚的嘴角舔了干净。


  明诚愣在那里,被他的动作弄的心慌,不相信明楼能这么容易的就放过他。  


  只一秒钟的时间,明楼的手指就上了劲狠狠的捏紧了他的下巴。


  


  


  楼诚 / 君归巢 / 章四


       


       发不上来,被屏蔽的跪了……


       不老歌密码还忘了……


       扔微博了……


       http://weibo.com/violentea


       ID:终白首_拿酒来


     


       看完不说爱我我就不爱你们了,这锅肉炖的我真是(奔走


 

评论
热度 ( 2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