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一(娱乐圈AU)

终白首:

说好的娱乐圈AU,名字如此优雅,本质却是大写的污


很喜欢这个名字,所言正如楼诚


传送门:章二


-------------------------------------------------------------


       楼诚 / 偶烛施明 / 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一


  


  仙家日月演艺公司,总经理办公室。


  明楼手握剔透酒杯战立在窗前,灰色休闲西装和直挺的长裤彰显明影帝出了名的儒雅气质,也衬得身材更加挺拔。明楼眼神淡然,望着窗外人来人往的风景,不知在想些什么。


  三声清脆的声响从门上传来,明楼头也不回,“进来。”


  朱徽茵推门而入,反手关好门后走到了办公桌前,手里抱着报告与一个文件夹。


  “明总,依您的吩咐,收集好的内容都在这里了。”


  明楼回过身看了看,恩了一声,让她把东西摆放在了桌上,“法国那边?”


  “媒体对阿诚少爷的评价都很好,阿诚少爷也如约完成了您定好的目标。还……”朱徽茵说到这里停了停,有些犹豫。


  明楼没什么表情,抬手示意她继续说。


  “阿诚少爷还多拍了两个写真,主题……都在文件夹里。”


  眉间微动,沉声应了,“恩,下去吧。”


  朱徽茵正要离开,被明楼叫住,“阿诚回国的日子,快到了吧。”


  “是,机票定的时间是下周一,还有五天时间。”


  明楼沉默片刻,再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了许多,“把人撤回来,对媒体方面的施压可以松口。网上也不要落下。找两家实力强劲的媒体透一下可以放出的照片,就76号传媒之家吧。”他难得对旁人不厌其烦,几句话嘱咐的详尽,语速比平时稍快了点,朱徽茵都一一记下。  


  这回才终于摆了摆手,朱徽茵放轻脚步走了出去。


  四下无人,向来以温和模样示人的明楼脸色骤暗。


  坐回到办公桌前,拿起上面那张记录了法国娱乐圈的几家合作商对明诚的评价,入眼大多都是好评,脸色比刚才好看了不少。心里涌起一股骄傲,他养出来的孩子被人夸奖,自然是值得欣慰与喜悦的。


  等看完了报告手指看下面的文件夹时,好心情散了大半。修长的手指一摸那厚度,就知道明诚短短一个月法国过的多如鱼得水。


  呵,还真是他养出来的好孩子。不像是七年前,管不了了。


  明楼右手轻轻抚摸着羊皮纸上粗糙淳朴的纹理,左手执起酒杯轻晃两圈把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轻哼一声,怕自己反悔一般拉开了抽屉,将文件夹扔了进去,利落的上了锁。


  不看了,眼不见心不烦。


  


  宣传与报道悄无声息的进行着,没有过于夸张,也没有霸占版面,只是把以前刻意按下的部分都补回来就足以掀起了一小片热潮。


  法国时装杂志的网宣、媒体对于写真的报道、几张随意的街拍外加一些不知细节的剧作staff列表就给明诚在网络上圈了一部分重于颜值的粉丝,何况是资源都是从法国过来的,何尝不是满足了一部分人的心理。


  正如明楼所料,他们家阿诚是只靠脸就能吃饭的人。他虽然不喜欢这样,但是利用这个来做个开端倒是无伤大雅。


  等这些为明诚俊朗的面容所吸引而来的粉丝被勾起了好奇心之后,再搜索明诚的资料却发现没有什么重要资料了。


  就是在这个时间点,明楼让朱徽茵将明诚具体回国落地的时间放了出去。


  


  因此等一周之后,被漫长旅途弄的稍稍有些疲惫只想早点回家见大哥的明诚,才一踏进机场就被围过来的人群吓了一跳。


  明诚并非没在机场看见过这么多人,几年前陪着明楼到处演戏的时候,阵仗可比这厉害的多。


  可他那时候对外差不多就算是明楼的私人助理,不是真的直面这些,即便是替明楼挡也如眼下这般不同。


  明诚有点茫然,他不是第一天混这个圈子,唯一一次就是当年和明楼置气说了气话,除此之外他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虽然一直以来他都尽心尽力做的好些,不想给大哥大姐抹黑。可许是做不到位,从来没有这么多粉丝哪来这样的热度。


  一时有些无措不安,看着那越围越密的人群慌了手脚,转身躲进了卫生间。


  等做完了这些冷静了许多,明诚自己都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这要是被大哥知道了,少不了又是一阵教训。”


  正想着那边电话就打了过来,专属于明大少爷的铃声让明诚第一时间就接通了电话,“大哥……”叫完了不自觉又沉默下去,他去了法国多久,两人就有多久没说过话了,连个短信都没有。


  明楼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和平时稍有不同,可是在日思夜想的人听来依然是万分的悦耳。“在哪?”


  明诚立刻答道,“在机场。” 


  “我还不知道你在机场,机场哪。”


  明诚吱唔了两声,有些不好意思,含糊地说了自己的位置。


  “出了卫生间往反方向走,直接进VIP通道。已经安排好了。”


  明楼的声音听不出什么情绪来,明诚却裂开了嘴角,“谢谢大哥。”


  “我在通道出口外的车道。”说完啪的一声挂了电话,通话时还冷硬着的明楼,敲着方向盘露出了一丝微笑。


  明诚毫不在意,放好了手机就在行李箱里翻出了墨镜和帽子,这些东西都是早就准备好的,只是他没想到过下机会是这样的风景,准备了也没有戴上。


  下次要记得全副武装了,明诚心想。


  不然虽是未雨绸缪 ,人却不好好在屋里呆着,有什么用。


  


  等明诚从VIP通道出来后径直走出机场,一眼就看到等候良久的车,车窗都是黑色的看不见里面但是车牌摆在那里,就认不错。


  跑到副驾驶旁边正要敲窗,就听门锁嘎达一声已经开了,控制了一下自己面部表情扭开车门坐了进去。


  一抬头就见明楼表情冷淡的脸庞,心里一惊,“大哥?”倒不是惊讶明楼的态度,只是这开车的人是明楼……


  明楼把车门锁上,侧身看向他,“怎么?一个月不见大哥都不认得了?”眉目一挑,端的是温和儒雅全都不见,平添了几分凌厉。


  明诚这就知道他还生着气呢,连忙转移话题,“这不是看大哥开车惊讶的吗,我以为大哥会派朱徽茵过来,”一看明楼表情不对,又接了下去,“至少是她开车送大哥过来。”


  完了……真是多说多错……


  明诚心里哀嚎着,干脆不说了,乖乖的给自己系好了安全带。


  “说了这么多还是不放心我开车,行啊,你可以下去。”


  “别,大哥,你舍得吗。”分别一个月,四万分钟的折磨,思念都入了梦。更何况当时走得突然,现在终于见到,到底忍不住亲昵了些。


  明楼听着心里舒服,早知道放他出去一个月回来就这么乖,他早就……恩,那也不放。


  心里的念头转过,面上却半点不显,瞥了在那装乖的人一眼,视线从脸颊滑下,扫过明诚身上那件黑色柔软的毛衣与瘦腿的牛仔裤,眼神更加幽暗。


  明楼轻轻笑了,“回家让你知道,我到底舍不舍得。”


  最后几个字刻意压了声线,本就磁性难消,一用气声讲话明诚耳朵都痒起来了。


  话音一落明楼不再看他,将车驶向家的方向。


  


  一直偷偷看着明楼的明诚怎么会没看见那道视线,被那么轻飘飘一扫就浑身上下着了火一般,在加上明楼刚才的嗓音。不禁老老实实的坐好,还往车椅里缩了缩。


  车厢里的空气都焦灼闷热起来,明诚撇头专注着望着窗外,耳郭一点一点的往下红。


  他心想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以前十年如一日也没难耐成这样子。


  思绪信马由缰,连什么时候跟着明楼回到明公馆都不知道。


  可是等他刚刚放下行李就被明楼从身后按在床上的时候,明诚哭笑不得的想,到底是谁更忍不住一点啊……


 


        --------tbc--------


        明楼&明诚:“为什么是床这么中规中矩的地方?”


        我:“因为除了第一次的床……以后就都是野战了……”(顶锅盖逃亡)




        拗了好久的设定,发现伪装者的时间线真是虐死人不偿命。今天补全设定发上来,然后二更


        第一章你们总要让我交代下内容,前情伏笔都尽量写进去了,希望看的出?下一章就要开始污……我的心情兴奋到了复杂的地步……


        那些让我写完再掌嘴的我记住你们了!站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好了,我去角落掌嘴了……cry

评论
热度 ( 11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