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三(娱乐圈AU)

终白首:

张嘴吃糖,啊——


传送门:章二 章四


-----------------------------------------------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三(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三


   


  明诚睁开双眼望着房间的天花板,瞳孔乌黑漂亮,不过呆滞的像是块玻璃珠一样没有神。过了几分钟才渐渐生了光,明诚眨了眨眼,睫毛掩住清明的眼睛再掀开显露出来,反复几次才算是清醒了。


  懒洋洋的伸出精瘦的手臂,白皙修长的手指在床头柜上摸索一会抓过了置于上方的闹钟,侧头眯着眼睛看了过去。


  正是清晨5:30,真是肉体再累也抗不过这么多年的生物钟。


  明诚叹了口气,已经毫无睡意了。下身明显被清理过没有什么不舒服,但是浑身肌肉都在抗议叫嚣着酸痛,躺也不是动也不是。


  被明楼吊着情欲不给痛快的场面和自己最后沉迷于欲望的样子如同电影片段一样在眼前闪过,明诚默默的掀起被子低头看了看自己赤身裸体的样子。看了一会蓦地把被子盖回去。忍不住把微红的脸埋在柔软的蚕丝被里蹭了蹭。趴了好一会,才一个翻身坐了起来。


  这一下抻到了本就酸痛的腰,难过的他嘶了一声,表情有点痛苦。


  左右看看没有人,门也是关好的,掀开被子下了床走进浴室,简单伸展了身体就扭开温水冲了凉。


  明诚的房间在楼上,衣帽间是置在他房间里,里面放着明楼和他自己的衣物。现在不好上去拿,不过明楼房间里平时也会放一些睡衣,都是他收拾好挂过来的,以备不时之需。


  想到这里明诚简单擦了擦身上,围了浴袍就走出来打开了明楼的衣柜。


  明诚缓缓的关上了衣柜门。


  静默了两分钟,伸手再次拉开衣柜。


  结果里面风景还是那个样子,明诚不禁抚额。


  衣柜不算很小却也只是正常容量,为了装饰用的。现在里面却挂满了衣服,上面从左到右依次挂着西装外套、西裤、马甲和衬衫,下面的两格收纳上层是几件休闲服,下层则是叠好码齐的睡衣。


  倒也是整齐。


  可是那一看就是清一色穿过的,没有清洗过更没有熨烫过。


  看来明大少爷这一个月是每天穿着他走之前准备好的衣服,等忙完回家脱下衣服就都堆这儿了。


  明诚心里想到一个词,脸上不禁失笑,看了一会摇了摇头,随手拿了一套睡衣套在身上,只能上楼再洗一遍澡换身衣服了。


  


  等明楼跑完晨跑拎着早餐回来的时候看着自己房间开着门就知道人已经醒了。把早餐放下一走进去就看见明诚穿着蓝色的柔软家居服,在往衣柜里摆放草药包,脚边的衣篮里放满了原本堆在柜子里的衣服,衣柜里也应该重新擦过了,没有奇怪的味道只剩草药包那股清新雅致的味道。


  饶是明楼一时也感觉到了一丝赫然,只是那点感觉随后就被他收拾起来恢复了大少爷模样。


  明楼清了清嗓子,“阿诚醒了啊,怎么不多睡会,昨天那么累。”


  明诚手上忙活完没关衣柜门,让它再通通风,听着他的话斜了他一眼,“大哥也真好意思说。”抱起脏衣篮挺着腰往外走,一点也看不出来昨天被明楼干昏过去的样子。


  明楼挑起眉头,“怎么就不好意思了,让你养着你还不乐意了。真难伺候。”


  正巧明诚经过他,听见他说这句话顶了回去,“好好,你好伺候行了吧。”说完不等明楼瞪眼就嘴角勾着笑就跑去洗衣间去了。


  明楼站在原地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也满是笑意,处处写着宠溺。


  


  等明诚把衣服都归类放到机器里,洗过了手才走出来。


  明楼鼻梁上挂着金丝窄腿的眼镜坐在餐桌前看报纸,食物没动过,一看就是在等着他。


  明诚心情愉悦坐过去的时候,明楼也正巧看完了,两人开始用餐。


  “大哥你怎么没找人帮你收下衣服啊。”明诚若无其事的随口一提。


  明楼瞥了瞥他,没说话。


  明诚咽下一口包子,“我知道阿香跟着大姐明天才回来,下次让朱徽茵可以,短期时间应付一下。”


  明楼摇头,言简意赅的回答了明诚,“不想外人经手。”


  其实明诚也知道,就是想听他说,“那——”这回刚一张嘴,明楼就绷起了脸。


  “没完了是不是,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都忘了?什么时候和明台学的一样越活越回去了。”表情严肃让他闭嘴,指了指早餐认真吃早餐。


  明诚闷声笑了,乖乖的闭了嘴。


  吃了一会明楼把筷子放下说了句,“这早点铺子总吃没什么意思,阿诚,明天还是你做饭。”说完拿起报纸回客厅去了。


  明诚撇着嘴做了个鬼脸,自己吃完了最后几口把碗筷收拾了,边收拾还边想——食不言是他不对,寝不语……做不到又不怪他。


  今天他没什么要紧事,不过看明大少爷坐在沙发上那惬意的样子应该也是没事。


  没事闲的。


  


  茶几上放着一本装订册,这种他见得多,原来也有过几本。


  “大哥这是你新剧的剧本?”瞄了一眼上面,干净的白封皮上书了几个墨色大字。


  明楼轻哼一声,“就你眼尖,这是最近找到我的剧本里我看着最不错的一个,就接了。”


  明诚点头,表情了然,“那太好了,又能看大哥演戏了。”


  长大后就越发怀念原来跟在明楼后面看他演戏的模样,认真又帅气。戏足到让看的人也觉得畅快,不然也不能24岁就年纪轻轻得了影帝的名号。他自己对演戏感兴趣又何尝不是因为跟在明楼身边久了,耳濡目染,从憧憬向外开始变成了想要走在同一条路上。  


  明楼常年把明诚带在身边,不在一起的日子少之又少。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明诚想的什么,正如明诚见他一个眼神就知道他想要什么一样。不过他突然问的问题倒让明诚稍微愣了愣。“身体都休息好了?”


  明诚心说我都活蹦乱跳了一早上了,还能不好,不在意地道,“又不是姑娘家,哪那么娇气。”


  神色飞扬,明楼看着就喜欢。


  应了一声,看起来是真没事,不过嗓子听着还哑了点,回手把手边的两杯水也放在了茶几上。


  明诚连忙把剧本拿起来,怕水杯翻了再沾湿了。


  “都喝了。”明楼发了话。


  明诚瞅见那杯子里的液体晶莹剔透的一点色儿没有,一看就是白开水,眼里露出点嫌弃,小声道:“不喝。”


  “你说什么?!”明楼声音一沉,双眉皱了起来。


  “我不喝——咳咳”明诚本来是提着嗓子说话的。到底前一天晚上喊到最后嗓子都是嘶着的音儿,睡一觉吃了饭是好多了那也禁不起折腾。这不,这话还没说完就禁不住咳了起来,声音嘶哑的厉害。


  “你听听,你听听!好好的嗓子哑着什么样了,还说不喝水。”明楼见他这样哪还发的出来火,软下来再讲话就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


  明诚嘴巴紧闭也不说话,就瞪着漆黑明亮的眼睛看着他,向来漂亮的大眼睛里满满写着——还不都是你明大少爷的错。


  “好,都是我的不是,我不该在你刚下飞机没来得及休息就把你按床上,我也不该看着你情动呻吟还不阻止让你把嗓子叫坏了。”明楼这回态度极好,一条一条承认错误,听在明诚的耳朵里真把人羞成了煮熟的虾,从里到外都粉红粉红的。


  “大哥!”明诚低声喊他让他别再说下去。平时大姐在家里还不这样,就剩两个人在的时候,气氛有时候明诚自己都觉得腻歪。现在明楼这样不正经明诚更是拿他没办法,只能恼羞成怒的让他闭嘴。


  “行了,你那个嗓子再喊我也好不了,赶紧把这水喝了。”明楼见好就收,话音转了回去。


  明诚表情就快揪成一团了,看在明楼眼里,觉得可爱的不得了。他的阿诚平时家里人多时总不自觉的板着,就这种时候才最坦诚,还会把对自己的束缚忘掉一些。


  这可能也是为什么他总想把人拖床上欺负的一个原因?想到这明楼暗自失笑,拿起其中一杯水饮了一口,放下杯子后伸出手招呼明诚过去。


  明诚不明就里,还是毫不犹豫就起身走了过去。才刚走到那侧的沙发前,明楼就一把揪住明诚的衣服把人拉下来到了自己面前唇舌相交的吻了上去。


  明诚瞪大了眼睛,感觉到唇齿被他舔吻顶开后一股温柔甘甜的味道被渡了进来。


  


  还未变得炙热的光线从窗子里温柔的洒进来,漫过墙壁、漫过沙发、漫过一坐一躬身的那两位男子,再漫过他们相互依偎的唇,于是便留了满室的静谧安稳,温馨甜蜜。


  明楼的唇离开了,声音沙哑,“甜吗?”


  明诚下意识的答了声甜,还伸出舌头舔了嘴角,茫然的眨了眨眼。


  明楼看着他这诱人的样子心里差点又起火,低声浅笑更添温柔,“恩,我也觉得甜。”


  明诚这下听明白了,脸轰的一声又红了。没等再扳回一局,明楼抬手摸了摸他的脸颊,“知道你不爱喝白开水,所以我兑了蜂蜜,趁着还温着,快喝了吧。” 


  明诚小时候底子被糟蹋了,接到家里后还总生病,成天喝着药再喝白水嘴里就更不是滋味了。明楼为了让他病好的快就经常给他弄些新鲜的果汁喝,时间久了嘴也刁了。有大姐在就什么都不说,递过去一杯白水眉头都不带皱的就往下灌,亏得明家平时都喜欢喝茶,倒也没委屈太多。


  可瞧瞧这大姐不在,就知道恃宠而骄了,不过明楼在这种事上也希望让他骄点,这可废了他多少年的功夫宠出来的。


  明诚拿起水杯尝了一口,果然是刚才那个温暖甘甜的味道,于是一口一口慢慢的咽了下去,感受着自己本来干哑的喉咙被蜂蜜水一点点地滋润着,突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鼻子,笑了。


  


  等明诚喝完了一杯再说话声音就好一些了,明楼听来满意地点头,屈指敲了敲茶几言归正传“我把剧本拿过来,是想让你也去试试。”


  这次倒是明诚没猜到,表情愣着,呆呆的“啊?”了一声。


  “这个故事不错,人物也多。大部分都是群戏,主角与主要配角之间的界线较为模糊,演得好配角也会很出彩。”


  明诚是想答应的,可他怕自己还没修炼到家再给明楼丢了面子。皱了皱眉,没第一时间就应了。


  “怎么?不敢演?”明楼神色一冷,明诚要是敢说不演,就真该好好规整规整他了。


  明家养不出来没胆的孩子,他明楼养出来的更不可能有。


  “我演。”明诚骨子里的傲气何曾亚于明楼,被他这么一问自己都觉得脸红。


  明楼知道他方才只是犹豫,凡事慎重不是坏事,但现在没什么时间了,还是早应早好。


  “可不是你说演就演的,试镜还是要的。”


  明诚毫不在意,“这是自然,试镜是什么时候?我准备一下。”伸出手接过剧本翻开看起来。


  明楼顿了顿道,“今天。”


  正翻剧本的手顿住,卧室里的空气凝固一般安静的一点声没有。沉默良久,明诚不可置信的抬头,瞪大眼睛看他,“哪天?”


  明楼笑的是一个缱绻温柔,两个字清清楚楚的又说了一遍,“今天。”


  


  明诚这回真是炸了毛,“大哥!今天面试你现在让我准备!你昨天还,还——”还了半天脸都红了也没脸把话说全,气的他差点把剧本砸过去。


  明楼一副悠哉模样,“今天怎么了,下午2点才面试呢。现在8点不到,不够你准备的吗?你需要用更长的时间吗?”


  他家阿诚自幼聪颖,再加上他手把手教的,什么都学的会,也什么都学得快。


  把明诚的话全都堵了回去,不知说什么好,揣着突然生起委屈,又坐了回去。


  明楼这回不气他了,“你看看就知道了,人物性格很贴合的,试镜并不难,难得在后面怎么能演好那儿呢。现在有什么好担心的,如果我觉得你需要更多时间,我难道不给你时间拖你后腿吗?还是你觉得我错误的评估了你的能力?”


  明诚心里明白,气就消了大半。


  “倒是这嗓子,趁着下午看剧本再好好养养,我看挺多人喜欢听你低着声音说话的,赶紧养好了免得哑着嗓子出去到处惹人。”


  “……”听听,这都是该当大哥的说的话吗,明诚无奈的看他,“大哥自己还不是成天压着气音讲话。”


  “那也没有你这么样夸张。”


  “……大哥你最近没去训练吧,骨头松了想打架是不是?”


  “怎么着,你还敢跟我动手?”


  两人互相瞪了半天,最后明诚坐回沙发里,先看完剧本回头再找明大少爷算账。


  


  明大少爷十分满意,笑的一脸餍足站了起来。突然想起来似的看向明诚,“恩,对了。一会记得把你脖子上的都贴一贴。”说完迈着长腿就进了书房。


  徒留个一脸茫然的明诚,等终于想起来昨晚最后自己的脖子被某人啃咬嘶磨的事时,明楼连个人影都没了。


  明诚捂着脖子,脸一阵红一阵白的,“有这么当大哥的吗……”


  真是应了早上他想到那四个字——衣冠禽兽!


  明诚深吸一口气好冷静冷静,抄起第二杯蜂蜜水边闷头喝,边专心啃起剧本了。 




-----------------第三章 完----------------


我也想知道,到底甜不甜


以及你们到底为什么对七年前的法国女友如此感兴趣啊……


也感谢大家的喜欢,让我炸成一朵朵的烟花吧~




下集预告:


明姓四人的试镜会上。


恩?你问什么?不,我不认识。


那位?也不认识。


还有那位?哦,反正我不认识。


明家四口小金人的伪装者生涯,全面启动中



评论
热度 ( 60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