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四(娱乐圈AU)

终白首:

混乱的试镜会——  


来晚了,看在字数4500+的份上?


传送门:章 章五


--------------------------------------------


  楼诚/偶烛施明/章四(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四




  明诚推开书房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明楼戴着眼镜,嘴角牵着也许连本人都没有意识到的满足的笑容,全神贯注的看着书本。


  明诚每次看见都觉得这样子的明楼有一种别样的可爱,暗自笑了笑,低声唤起他的注意力,“大哥,到时间了。”


  明楼这才把注意力从书面上转移开来,低头看了眼手表,已经是12点整了。


  “恩,是该走了。”说罢就放下手里的书站了起来。


  明楼的房间是一个大套间,书房是外侧的那一间。而明诚刚刚直接进到了里间,把明楼今天要穿的衣服都准备好,仔细的铺在了床上,才又到书房去叫明楼的。


  明楼径直走到床前看着上面那几件衣服,明诚给他准备的衣服他看着从来都觉得满意。


  低调而优雅,是他喜欢的风格。


  明楼也不顾及明诚还在套间里没出去,就抬手将自己上衣脱了下来。


  明诚本来在书房那屋把桌面随手收拾整齐,再抬头就看见明诚赤裸着后背,露出精壮的上身,肌肉线条隐隐可见,上面还布满了淡淡的红痕,无声的诉说着前一天晚上经历了怎样的激情。


  明诚觉得脸有点热,低下头,目不斜视就要出去。


  “干什么去?”明楼背对着他,听见声音闲闲的问了一句。


  明诚停住脚步,“我,恩,我也去收拾一下。”视线偷偷往上描,看到明楼的手已经摸到腰正准备解裤子了,再往上看,明楼的眼神正盯着他,脸上满是戏谑。


  明诚被抓了个正着,脸一红,强装镇定面转身走了,心里想着这家真是没法呆了,什么时候大哥都开始以色惑人了。


  12:15,两人穿戴整齐。


  明楼是一身素白尖领衬衣搭了深蓝纯色领带,抬手将手表和袖扣都戴好,才伸手接过明诚递过去的藏青色暗纹西装外套。


  明楼穿上,视线从上至下扫过了明诚,挑眉道,“穿的够精神的,你是去试镜电视剧角色,又不是试镜写真模特。”


  明诚向来是只要被明楼夸奖就会把所有高兴的情绪显露在脸上的,还会带点止不住的羞涩。“有大哥在呢。”他本想说穿的精神点也能给明楼长脸,但是说了又好像太过不谦,于是就停住了。


  可明楼是谁,听一半就知道他后半句要说什么。心里有些得意,倒有些被取悦了的感觉。


  抬头拍了拍明诚的肩,“走吧。”


  这回明诚回来了自然更不用明楼开车了。明诚拉开后座的车门,等明楼坐进去后才关上门回到驾驶的位置。


  明楼拿起墨镜戴上,闭幕眼神。


  被明诚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就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打开音乐。把声音调到合适的音量后才放了一曲轻音乐,让明楼的神经能好好放松一下。


  “明台那边怎么样了?”明楼突然出声。


  “在香港大学表面上还是主修经济,被王天风选中收做了徒弟后,除了上课都跟着王天风学表演了。”明诚这一个月都在法国,明楼不给他派人帮忙,还要他能够对这些事都全部知晓。过程的多繁琐艰辛全都在明诚心里,嘴上却一个字不提,只是把最后的结果告诉了他。


  明楼听到王天风几个字就觉得眉头直跳,抬起手揉了揉额头,“好好的经济不学,又跑去学表演。”


  “大哥放心。王天风对明台还是比较认可的,也在尽心尽力的教导他。”


  “他敢不尽心!”明楼冷笑道。


  明诚有点无奈,过了好多年了,一提起王天风,明楼还是会忍不住发火。


  明楼平复了下情绪,下一句话就问到了明诚,“你紧张吗?”


  说不紧张那是假的,而明诚很少会对明楼说谎,“有一些。”


  明楼低声笑了,“怎么?在法国一个月白操练?”


  听明楼亲口说明诚才确信了自己之前的揣测,去法国一个月果然是明楼对他的试炼,一直压在心头的事有了答案,明诚脸上忍不住露出笑容,“我会做好的。”


  明楼这才满意,不再讲话了。


  终于到了试镜的会场,停车场靠街道外侧的部分已经停满,要停车就要往里去了。


  明诚左右看了看,“大哥你别等我了,一会如果外面人多起来看见了也不好办,我去找找停车的地方,停好了我就上去。”


  明楼想了想说好,于是自己先走了进去。


  面试的地点在28层,虽然是工作日,但是这种规模不小的试镜会剧组一般会把大厦封掉,只让前来试镜的人进入。不然明星不少,冲进来几个不懂事的,可就消停不下来了。


  明楼于是安安稳稳的坐着空无一人的电梯上了28层,可这才一走进去就被人热情的迎了上来。


  明楼抬眼一看,来人正是明堂,也就是这部剧的导总演。


  “明楼啊,你可来了,快来快来,帮我挑挑看。我跟你说啊,这次可来了不少好苗子。”明堂说着急匆匆的上来抓着明楼就往面试间走。


  明楼没等拒绝就他拉走了,在后面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这个明堂啊,和他算是老交情了,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急。但是做剧认真,在当下浮躁的社会已是难得了。本来明楼不喜欢与毛利毛躁的人相交,但是曾经机缘巧合合作过一次之后他就知道明堂是个对工作及艺术十分认真的人,于是便对这个人改了观。再加上两人又凑巧同姓,也算有缘,一来二去的就成了老友了。


  这个剧,当初就是明堂直接找到了他,问他有没有合眼的角色,而他看了也觉得不错就接手了。


  明楼也是本着认真的态度才比较早的来了会场,没想到反倒被抓了壮丁。回头看了看电梯处,还没见阿诚的影子,这下是真等不成了。


  希望阿诚一会面试的时候见到他不要吓了一跳才好。


  整个28层全部用来做会场,面积不小但是人也不少。所有前来试镜的人先去前台登记基本信息及演艺公司这些内容后,抽取一个号码,而这个号码就是进入面试间试镜的顺序。


  一共四个面试官,除去明堂是总导演之外,还有副导演林参、执行导演夏江及选角导演童路。


  “哎呀你不知道,本来还有一个的。结果临时有事,现在还在路上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赶过来,还好你来了,快帮我顶上。”


  明堂是真急了,哪有四个面试官的道理啊,本来想着实在不行就去掉一个,结果看见明楼他就知道救星来了。反正明楼的角色是已经定好了的,让他参与其他演员的选角,也能对以后的合作有不小的帮助。


  “行了,急什么。帮你面试而已。走吧。”相比之下明楼比明堂镇定多了,救人于水火,无奈答应了。


  明楼跟着明堂走进去,和其他几个导演简单的寒暄了一句就开始了叫了第一个人进来。


  整个试镜只有三个环节。


  第一是自我介绍。


  第二是试镜者认为自己比较适合哪一个或者更倾向于哪一个角色。根据这一角色在剧本里的体现,选择一个情节来进行自由演绎。


  第三也就是最后一个环节则是导演们给试镜者选择一个角色,指定一个片段来让他们来表演。


  通过这些环节来看试镜者的气质及演技是否能够贴合角色。


  整体过程其实是有些乏味的,大部分的人的表现只能算作中庸,无功无过,无法吸引导演的注意力,更有几个几个对演戏根本就是毫无概念,顾左右而言其他。甚至想要通过旁门左道的一些方式来获取好感,殊不知导演最看重的只是你的戏演的如何,自我介绍环节打好气氛只是开端,最重要的还在后面呢。


  本来,演员可以经验不足但绝对不可以没有态度。


  几个这样的人多了明楼心情就越来越差,如果要和这些对剧毫无尊重的人搭戏的话,还不如不演。


  明楼顾忌着导演们的面子才没有发火,毕竟这还只是试镜,如果这些人可以正式进到剧组他才真的要翻脸。


  几个导演也被弄的很不愉快,试镜的进度越来越快。


  明楼心情不好更容易觉得疲惫,不过一想到下一个进来的可能就是明诚的时候,倒是有一点愉悦了。


  明楼眯着眼睛想象了一下明诚在看到他也是面试官之后的场景,明诚一定会更加努力又羞怯的展现自己最好的一面。想到这里就觉得自己刚才这半个小时的罪没有白受。


  只是他万万想不到,下一个进来试镜的人倒的确姓明,但是却不是明诚。


  来人第一时间认真有礼的向面试官们鞠了一躬,然后面带微笑开始自我介绍。


  明楼一脸阴沉地盯着他,把玩着钢笔的手指蓦地攥紧。


  “各位导演好,明楼老师好,我是第13号试镜者,我叫明台。”


  明堂看着他的姓氏饶有兴趣坐直了身体,“你也明?这是你的本命还是艺名。”


  明台乖巧的笑道,“这是艺名。”


  明堂点了点头,“那你本名是什么?”


  明台眼神没敢往明堂身边的人瞥过去,犹豫只是一瞬间的事,除了明楼根本没有人注意到。只听明台斩钉截铁的说,“我本名叫黎明。《史记索隐》曾书:黎,犹比也,谓比至天明也。这个名字是对我未来人生的指引与期望。”


  几个导演点了点头,接着问了下去,“那你的艺名又有没有别的寓意?”


  明台清了清嗓子,严肃的回答了这个问题,“因为在所有的演员里我最崇敬的人是明镜老师,她的演技及工作态度都让我深深敬佩。我就是以她为目标,想要从事这个行业的。因此给自己取了明台这个艺名,取自‘身是菩提树,心如明镜台,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一句话,叮嘱自己能够潜心学习,配的上这个名字。”


  明堂笑了,“你既然崇拜明镜,应该知道我旁边坐着的这位是明镜的弟弟吧,你对明楼又有什么想要说的?”


  明台一本正经的说道,“明楼老师当然也是我的榜样,虽然也比明镜老师晚了一点,但是也是在很年轻的年纪就荣获影帝称号,实在是值得敬佩。这更说明明镜老师不但在表演上十分有能力,在治家方面也令人称道。”


  明堂听到这里哈哈笑了起来,“你这孩子倒也是敢说。”回头低声对明楼说,“这小家伙有点意思,要是演技不错的话,你可以回去对你姐姐说她又有了一个小崇拜者了。”


  明楼满脸阴郁,冷笑一声,手上一个不小心把那已经饱受他折磨的钢笔“嘎达”一声掰断了。


  房间中央的人视线平落在眼前的地面上,不敢看明楼但是一听到笔断的声音忍不住浑身一激灵打了个颤。


  明堂和他说完就回头与其他几个导演讨论让明台试演什么角色,没有注意到这一幕。


  明台忍不住偷偷的抬头看了眼明楼,满眼都是讨好求饶。


  明楼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他要是还不知道明台打的是什么主意,都对不起他十年里打折的那些板子。


  伸手按住桌子站了起来,明台忍不住又是一哆嗦。


  明堂疑惑的看过去,明楼深吸一口气,对他笑了笑,“我去趟洗手间,你们不用等我。”说着向外走去,经过明台的时候眼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吓得明台挺直了身板站那里一动都不敢动。


  明楼动了动嘴唇,声音压得极低,只有他和明台两个人能听见。“回家再和你算账。”


  说完毫不犹豫的就出去了,明楼怕他再呆下去忍不住发火。明台既然话一出口,再拆台打的可是他明家的脸。


  明楼站在无人的侧门处满心不悦,正好想到车上明诚说的话,“呵,还真是王天风教出来的好学生。”


  但既然是王天风带出来的明楼也不担心明台会连一个试镜都过不了,最重要的是从小在家里耳濡目染,光熏陶就会了,本来也不用他王天风怎么教。


  唉,这已经是气昏头了……


  果然明台的试镜十分顺利,被明堂他们和颜悦色的告知在外面等结果就结束了面试。


  明楼在侧门看不见进度,但是掐着表觉得时间该是差不多了,就重新走了进去。


  才刚坐好,下一个试镜者就敲门走了进来。


  这回进来的还真的是明诚了,明楼看着明诚正如他所料,瞪大的眼睛里全是讶异的神色,心情终于好了一点。


  明诚本来是准备充足,即使等了不短的时间也没有太紧张,到底是早几年曾经跟着明楼在国外跑过场子的人。只是他刚才找明楼找了半天没找到还有点担心,想着等结束了试镜再去找一下,可别有什么乱子才是。


  结果这才一进来第一眼就看见了似笑非笑的明楼,这下可好,反倒是紧张的手心里冒了汗,心里都开始打鼓了。


  试镜的流程刻在脑子里,下意识的就开始自我介绍,“各位老师好,我是14号明诚——”


  刚说了一句就被打断了,“咦?巧了,你也姓明?”


  明诚答应了,以为明堂是要问他和明楼的关系,“是,我姓明。”


  结果几个考官就笑了,“那你说说你本名是什么?”


  明诚这下茫然了,一脸不明所以,“本名?”


  “别不好意思呀,你说说看你起明诚这个艺名有什么含义,是不是也是明家姐弟的粉丝啊?”


  “啊?”明诚被问的一头雾水,下意识的看向了明楼。漂亮的眼睛里写满了问号。


  明楼觉得就是以前日夜兼程的赶戏也没这么心累过,一手抚额,一手把才刚刚拿在手里不久的钢笔又攥折了……


------------------------------------------


下集预告:


明楼:“明台站住,你看我打断你的腿!”


明诚:“大哥你冷静,既然已经这样了只能将错就错了。”


明台:“大姐救我!”


明镜:“别喊我,我看你心里也没有我这个大姐了。”


明台:“老师救我!”


镜&楼&诚:“他敢!”


-------------------------------------------


目测距离骑马场合 也就最多两章


已经不想吐槽自己了……小黑屋新旧两版折腾的我……谁知道新版小黑屋的拼字功能跑哪去了……


为了谢罪我去给你们写福利去了,一想到又要污我就开心……【没救



评论
热度 ( 5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