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六(娱乐圈AU)

终白首:

零点前的短篇是个污,希望网不要挂不然我怎么做链接


传送门:章五


  ------------------------------------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六 (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六


  


  明楼绷着个脸,走进屋里就听着身后的人也跟了进来,“锁门。”


  明诚把门锁好,默不作声的又跪了下去。


  明楼回头一见他这副模样,怒极反笑。“大姐都说你是为了护着明台,说你们兄弟情深,你跪什么?”


  明诚心里一痛,他本是为了明楼什么都可以做,但是偏偏怕明楼冷眼对他。


  他前一天才坐了10多个小时的飞机,回家后没等休息就被明楼折腾了半宿,腿一直酸软无力,现在跪了半响,大腿已经开始打颤了。可就算肉里的筋不住拉扯的疼,也比不上他现在的心疼。


  明楼深吸一口气想要冷静下来,可是看明诚这样闷声忍耐的样子,他就更觉得生气。就这样的脾气,在外面被人欺负了都不带吭声的!


  可是明诚的身体他知道,现在天气已是微凉却还到生地暖的时候。这已经跪了好一会儿了,再跪下去身体肯定吃不消。


  明楼冷声道,“你站起来。”


  明诚的腿其实已经跪到麻了,一时半会站不起来,只好装作无事的模样,依然跪在那里一动没动的,咬着牙没起。


  “我让你站起来!我的话你也敢不听了?!”


  明诚这才挣扎着往起站,脸色惨白,腿没什么知觉往前一个踉跄,明楼看见大步迈过去一把就把人捞了起来。


  明诚被他这么一扶,本来能忍的住的委屈如同雨后春笋,从打了颤的心尖处往外冒个不停。低着头掩饰他那唰的红透的眼眶。


  明楼抬手狠狠捏着明诚的下巴,抬起他的头,恨声道,“你还委屈上了?!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生气?”


  “明台不懂事!你也跟着他胡闹吗!”


  “他有老师!明面上有王天风护着他,谁还能欺负他不成?!”


  “可你呢,公司公司没签过,老师老师没跟过!你以为你在法国学的那点东西就够用了吗?就能无法无天了吗!”


  明诚听到这里急忙抬头,大而透彻的眼睛里一片惶然,“我没有。”


  “是,我以前带着你出去见世面就是为了怕你早晚有一天走上这条路,我怕你什么都不懂吃亏。可是那时候是在法国,谁不知道你是我明楼的人!何况那时候我已经打下了根基,不是没人下绊子,可至少没人敢冠冕堂皇的来!”


  “可现在你呢,圈子有多乱你不知道吗?那些不干不净的下作手段你不清楚吗?!国内只会比国外更夸张你明不明白!”  


  “你这样平白无根无基的以一个白底新人的身份出去闯,你觉得合适吗?”


  明诚听到明楼这么为自己担心,黑白分明的眼珠都急的带了血丝,眼泪在眼框里晃啊晃,倔强的不肯掉下来。


  “你是和明台兄弟情深了,那你想过我没有,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以后就算一起演戏,你也不能无时无刻不离我左右?还是说你巴不得这样,终于自由了?”


  明诚的眼泪到底滚了下来,他执拗的望着明楼,“大哥何必说这样的话戳我的心……”


  明楼听到这里突然笑了,笑意却没到眼睛里,“咱们俩,到底是谁戳谁的心,恩?”


  说罢他打开自己的书柜,抽出之前带回家的文件带,扔在了明诚的眼前,“我有说错吗?这个不就是你得了自由之后的表现吗?挺自在吧。”


  明诚疑惑的打开了文件袋,看见里面的照片脸一下就红了。


  那是他在法国拍的写真,不在明楼给他的任务范围内,可是凑巧遇到当年相熟的摄影师,叙旧之后提起旧事,正巧新主题的写真在寻人,见了他非说他再合适不过,就拉着他拍了。再加上摄影师也是认识明楼的,明诚见不是什么奇奇怪怪的主题就拍了。


  本来明诚心里就存了点试探的心思,想看看他远在天边,明楼是不是还在背后看着他。现在被明楼翻出来突然就觉得紧张了。


  


  写真照片散落在桌面上,照片里的明诚表情淡然,穿着品牌的休闲衬衫随意的靠在天台边,发丝被风吹的微乱,微微侧着头看向远处的天空。


  意境舒服,自然又不造作。


  当时摄影师也是很满意,拍了好几组大多都是一边就过了,最后从中选了一组觉得效果最好准备正式发布的时候用。


  而问题的关键就在最后选出来的这组片子,明诚衬衫的扣子被解开了三颗,露出一大片精致漂亮的锁骨与隐约可见的胸肌。


  明楼目光落在上面,嘴角牵起来,手指点上去顺着照片里的明诚裸露出来的部分一点点的划了下去。


  明诚甚至觉得是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明楼抚摸着,身体开始颤抖起来。


  


  明楼一抬头就见明诚白皙的脖颈低垂着,样子又乖又顺从。明楼把手指从照片上拿起来搭在那一片白皙上,顺着明诚光滑的皮肤一点点滑下去,来回轻巧地磨蹭明诚脆弱的颈侧与喉结。


  突然,明楼手指一收将明诚的脖颈掐在手里。俯身过去贴在了明诚的耳边,被压低的声音危险又有种别样的性感味道,“昨晚被我操了那么久,今天我先放过你,这些账我先一笔一笔记下了。下次再犯我手里,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  


  敏感的耳边感受着明楼的气息,那些威胁的话语钻进耳朵里,竟让明诚觉得有点兴奋起来。羞愧地红着脸,哑着声音回答了他,“是。”


  明诚身体细枝末节的变化被明楼收在眼里心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去好好背台词吧,三天之后开机。我演戏的时候有多认真你知道,如果到时候拍起戏来你NG太多的话……”话语隐没在低笑声中,明楼拍了拍他的脸,走了。


  明诚红着脸怔在远地,回过神匆忙收好了照片。揉了揉脸让自己清醒过来回房间背台词去。


  ‘在剧组那种公然的地方被大哥教训……太可怕了……’


  ————————————


  当、当、当。


  明镜靠坐在床上听见门响让人进来,一见果然是明楼。她放下手里的书让明楼坐过来,“训完人了?”


  明楼笑道,“完了。”


  “哎,阿诚本就是为了明台,你别罚的太重了。”


  “大姐冤枉,我没怎么样,只是嘴上讲了讲道理。我怕不让他知道轻重,他最后会在外面吃亏。”


  明镜叹了口气,“哎,你啊,从小阿诚跟着你,我都没怎么管过。你要是让他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去,我看下一个挨训的就是你了。”


  “我做事,大姐放心。何况我不在的时候,阿诚的性子绝不是软的。”


  “我看我就是太放心了,你说你这是怎么管的!啊?明台本来学的是经济,跑去和王天风学表演你也不管?家里好好的两个招牌,倒出去找外人去!还有阿诚!你知道把人家带过去试镜,你怎么不知道是要管到底的!”明镜说着说着又是火上心头。


  明楼就知道他训完两个弟弟,自己这顿训也是跑不了的,无奈道,“大姐消气,阿诚有我呢。我吓唬吓唬他又不是真不管他。至于明台,虽说我和王天风两个人不对付,但是他那个人我知道,他不会亏待明台。”


  “他敢!”


  “是是,他不敢,他要是敢欺负明台,我第一个不答应。大姐你就放下这课心吧。”


  “不行,我放不下这个心。你这次剧本我也知道一点,明堂当时找我的时候我身上有档期在,你现在去给明堂打电话,问他当初找我的角色还空不空,空的话我就过去,其他的我推掉就是。我明镜的脸面还欠的起几个人情。”


  “大姐——”


  “我让你去!”


  “好好,你别急,我去打电话。”


  “还有,你明天叫法务拟两份合同,把明台和阿诚他们俩都签过来,连个公司都没有那不是等着人家欺负吗。”


  “放心吧大姐,我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让他们准备了,明天朱徽茵会送到家里来。给他们俩个人的经纪人我也安排好了,开机前会安排他们见面的。”


  明镜听到这里才算笑了出来,斜眼瞪了明楼一眼,“这还差不多。好了,去打电话。”


  “是。”明楼也笑了。


  等拿起手机拨通明堂的电话时,无奈地想:‘大姐也是急糊涂了……还嫌不够热闹……这下子一家四口都跑一个剧组去了……指不定乱成什么样呢,哎……’ 


  


  -------TBC-------  


  不是我故意拉灯,阿诚哥昨天才被折腾的够呛,马上又是骑马场合,打野战你们总要让阿诚哥好好休息一下吧……


  不然大哥和阿诚哥不精尽人亡,我也快了,还不小心把ipad的屏摔裂了,不开心【趴


  

评论
热度 ( 489 )
  1. 茉茉兴白叶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