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纵是凉意刺骨 (END)

终白首:

污——致力于把冰碴融化的一碗肉,写给 @一握灰 ,祝愿灰灰早点好起来,天冷了,感冒不好受,但愿吃了这篇能够热起来


---------------------------------------


       楼诚 / 纵是凉意刺骨 (END)


    


  暮色沉沉,骤降的低温让巴黎湿黏的冬雪更平添了寒意,街道上只剩下稀少的人群匆匆而过。


  明诚顶着寒风而归,脚步方一踏入庭院就见房子里现出点滴灯火,心下虽是诧异更多的却是欣喜。疾走几步到了门前,没着忙进去,而是在玄关处跺了跺黑色高帮皮靴上粘黏的雪花,又摘掉了手套将身上的寒意都拍散开来,才把长长的厚呢大衣脱掉挂好,只身穿着柔软的毛衣走进了房里。


  客厅里只是点了灯却不见有人,明诚四下看了看,往书房找了过去。轻轻推开书房的门,里面却是一片漆黑,只向皎洁的月亮借了些光亮。明诚正要退身出去就看见长沙发上有个影子,失笑,悄无声息的走进去。


  本来就怕冷,还不点壁炉……


  明诚无奈,摸着黑蹲过去将壁炉点着了,灿然热烈的火光只一瞬就照亮了这一处方寸之地,散发着浓烈的热度驱散房间里的寒意。有了火光这才看清楚,明楼也只是脱了大衣就躺在沙发里休息了,也不顾笔挺的三件套都被弄出褶皱来。


  连忙找了床毯子来,轻轻的盖在了明楼的身上。视线落在明楼的脸上,看着他睡梦中也止不住微皱的眉头,心里叹息,看来这次任务是累坏了。


  


  “看够了吗?”明楼闭着眼睛,低哑着嗓子问他。


  “没有。”明诚脸一红,却仗着火光晃动脸色也不显,嘴上就理直气壮的。


  明楼低笑,“好,那你继续看。”


  “很冷吧,我去给大哥煮点热汤。”说着站起身来,才要走被明楼长手一拽,明诚不查就被这么拉进明楼的怀里。


  “大哥!”明诚慌了手脚。


  “你扰我清梦,就想这么跑了?”


  “在沙发上假寐能做什么梦,快起来,喝了汤暖和过来去床上睡,保你好梦。”明诚敷衍着就要起身。


  被明楼搂紧了按在怀里,“我刚才做的就是再好不过的梦了,阿诚,你不好奇我梦见什么了吗?”


  明诚知道再说下去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又不能当做没听见,只好问道,“大哥梦见什么了?”


  “我梦见……我是一条雪地里冻僵的蛇,被人救了起来,我贴在那个人的皮肤上滑动,又细腻又温暖。”


  明楼低喃着,舌头探进明诚的耳朵里来回滑动舔弄,舔完还不满足,勾起敏感的耳尖不客气的扯动撕磨起来。搂着明诚腰肢的手掀起毛衣就摸了进去,冰的明诚一个激灵。


  明诚被他撩的有些心猿意马,可是那浑身散发出的凉意又不断的把他扯回现实,他还惦念着给明楼做点热汤喝。


  “大哥,你怎么这么记仇。”才一张嘴明楼的唇舌已经落在他的脖颈处。


  


  明楼的身上从来都是热气满盈,根基打的好再加上经常锻炼一直是身强体壮。只是前一年冬天受了枪伤,明诚竭尽全力照顾最后也还是给明楼落下了个冬天体寒的毛病。所幸底子摆在那里,明楼只是一年中最冷的那么十几天,才是一副很难暖起来的模样。


  忘了是哪一次,明诚被他冰到,就打趣明楼:“这代号离不开蛇字,平时也像蛇一样心思九转,现在到了冬天连身体都冷的像蛇一样,大哥你是不是该冬眠了。”


  当时明楼不说,之后身体一冷下来找机会就会把明诚也激的浑身打抖,当真是记仇。


  明楼把头埋进温暖的脖颈里蹭动,话语都含糊在唇齿间,“既是蛇类,眦睚必报。”


  “嘶,大哥,冷!”明诚本来觉得自己一身热乎气现在也觉得冷起来。


  “冷?放心,我让阿诚再暖起来。”




      不老歌:张嘴


      微博:吃肉 


      ID:终白首_拿酒来




  ----------END----------


总觉得我炖的肉是温情款的?加上之前的两更今天一天写了一万零六百……


我不行了,我要去吃灰灰又香艳热辣又直击灵魂的肉去充电了……安利你们——


(我家的网到底和LOFTER什么仇什么怨)  


 

评论
热度 ( 495 )
  1. 影迷朋友王可爱白叶生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