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七(娱乐圈AU)

终白首:

*传送: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番外一 戒指


   楼诚 / 偶烛施明 /(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七




  三天后。


  随着开机仪式的落幕,真正的拍摄就开始了。


  各个角色的演员开始陆陆续续正式入组,虽然演员们戏份开始的时间都不尽相同,但是第一天拍摄基本还是到齐了,即使有撞档期的也会抽时间过来一趟。一般来说正式拍摄之前导演们会让演员们自行认识熟悉一下,毕竟演员间太过生疏的话到时候对起戏来总会无端了多添难度。


  明楼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剧组是用了心了。演员质量看起来就保质保量,新人的比重在整体来讲还不算多,而且还有两个新人是自家人。完全不认识的只是零星数目。


  其他熟悉的,最有资历的就是明镜。明镜出道的时候,剧组里大部分年轻的演员还只是童星或者根本没有涉足这个行业。再加上明镜身上的一座座奖杯和头衔,确实是很多新生代演员的偶像。这不趁着好不容易能进了组里,都到跟前表示敬仰之情了。


  除去明镜第二个就是明楼了,两个人都是有才气有名气却素来谦逊的人。在媒体与粉丝前早就是一片好评。可惜这个在年纪轻轻就得了影帝还能守住本心、一路提升自己的人,现在却不在人群中心。


  明堂悄悄的走到明楼身后,突然出声,“我说你好意思吗,大牌这种时候就是要出去受敬仰的,缩在这犄角旮旯的你种菜呢?”


  明楼坦然,“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大牌,别给我扣帽子。”


  “你啊你。明镜能来真是太好了,这回你们姐弟俩联手可让我太期待了,我恨不得现在就把整组戏拍完。”


  明楼眼神扫过不远处,本来想趁着时间提点一下明台和明诚的明镜被围了个水泄不通。明台自得其乐打了一圈招呼就打电话去了,明诚倒也是不见生疏,和人正聊着天。


  哈,这回可不只是姐弟“俩”联手了。明楼想到以后的局面不禁笑了,“恩,的确值得期待。”看来倒不能怪明台任性妄为而阿诚顺势而为了。


  “明楼,这回的新人真的都不错,尤其是明诚和明台,同姓也是缘分。你帮我带着点?”


  “我?”明楼挑了挑眉,“这么说我还得帮你做教官,我敢教,可是他们敢学吗?”  


  “行了你别吓唬我。我还不知道你对认真的新人其实最不缺耐心与包容。至于严厉,那是应该的。他们要是不好好演不用你来,我骂,行了吧?”


  “那倒也不用,到时候我要是真发了火,你别拦我就行。”明楼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


  


  最初明诚没有把任何视线投到明楼那里,虽然他的眼睛永远本能的会去追逐明楼的身影。有些刻意避嫌的意味,后来一想这样太过刻意也着实没必要,也就渐渐放开自己了。


  国内的剧组和国外的感觉有很大不同,除了拍摄手段这些不同之外,最突出的还是因为文化上的差异吧,不过有过的经验在现在就显出优势来,至少让他能够从容应对一切环节。


  开机仪式结束的时候导演还夸奖明诚明台两个虽然是新人但是都十分懂规矩。


  明诚坐在化妆间上造型的时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发着呆,想到这里就差苦笑了:能不懂吗,他和明台在家不知道被明镜和明楼耳提面命了多少次。


  如果连这俩基本的小事都做不好的话,先不说明楼会不会发火,他自己都没脸回家了。


  


  整个剧组的基本拍摄方式是多线录制,把接下来有戏的演员们分了几组。


  剧务后勤人员与导演也在充足的条件下拆分,各自录制一些冲突情节少、参与任务少这种比较好拍的戏。


  这样也能节约时间与效率,而且不同组互相之前良性竞争,剧组的氛围会更加好。  


  A组第一场拍摄用地只留下了这场戏所需要的相关人员,剧务们来来回回的忙着准备。


  明楼的妆容与服饰最先收拾妥当,手里把玩着那只玫瑰。


  “哟,花不错,可惜了。”耳边一个嘲讽的声音传来。


  明楼懒懒地一抬眼,“我记得今儿没你的戏吧,你到这组来做什么。”


  “是没我的戏,可我徒弟来了我总得来看看,免得外人说他孤苦伶仃,没人管。”


  这么多年了,没什么兴趣爱好的王天风还是那么热衷于刺激明楼。


  “有没有人管不重要,有没有人管教才重要。不经我同意就乱收我家的人,他若做的不好,我就全算你的头上。”明楼冷笑。


  “我徒弟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去操心操心别人吧,这组里面弄不好真有人要孤苦伶仃了。”


  “他也不用你操心。”


  俩人站在场地角落低声你来我往,剧务声音嘈杂掩盖了一切暗涌。


  王天风走之前又看了眼玫瑰,“明大少爷,小心刺多扎手。”


  “不劳费心,所有的刺,我都会一刀一刀剪掉的。”明楼吐字很轻,话说出来却带了阴冷。


  王天风笑了笑,走了。


  


  明诚也收拾完出场了,正巧看到了王天风的背影,也顾不上什么避不避嫌的了,长腿一迈匆匆几步就赶到了明楼身边,先上下左右看了看明楼有没有事,送了口气才问明楼,“大——”才说一个字就压低了声音,“大哥,没事吧?”


  本来明楼心情差的要命,眉头不自觉的蹙着,脸上一片寒霜。明诚对他的关注与关切看在他眼里,心里一下子舒服了很多。


  “我没事,在剧组呢,还能动手不成?”明楼安抚他。


  明诚想了想,表情有点不自在。


  能啊……怎么不能啊……太能了……


  心里想着嘴上可不敢说,连忙转移话题“没事就好,没事就好。王天风怎么今天过来了?”


  “耀武扬威。”明楼眼神扫出去,没见到明台,见到他非找机会收拾他。


  明诚心下了然,看着明楼的眼神就知道他们家小家伙是要遭殃了,摸了摸下巴。想着该怎么劝他,视线一落回到明楼的身上就被明楼的打扮迷住了,嘴上顿时有话可说了,“大哥你,你看我这一身怎么样。”


  说完就后悔了,这问的都是什么啊,好像好像他怎么样了一样……正想着换话题,明楼却不给他机会。


  明楼嘴角含着笑,来来回回用视线探查他好几圈,好在不是家里,不然恐怕明诚刚穿上的衣服可就又要脱下了。


  “恩,好看的紧。”


  明诚的脸色微赫,还要忍着,难受的不得了。


  


  明楼调戏完明诚心情彻底阴转晴了,看时间差不多正经起来,“还习惯吗?”


  明诚点头,“挺好的,虽然和法国那边不太一样,但是经验是共通的。”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扔你过去?”明楼颇有几分自得。


  “是,谢谢大哥。”嘴上说着,当初也不知道是谁还有别的私心。


  “我看你也挺喜欢的,短短一上午混的不错。”明楼语气淡淡的。


  “是有人护着,不是大哥一直护着我吗。”明诚转头对他一咧嘴。  


  明堂看着俩人相处不错,还挺放心。“明楼明诚,别站那了,过来这边,准备开始了。”


  明诚正好刚撩完人一溜烟先跑了,明楼暗自好笑摇着头走了过去。


  


  场记手里的场记板一合,导演声音喊起来,“3、2、1,Action!”


  这里是上海,1949。


  

评论
热度 ( 4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