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 / 偶烛施明 / 章八(娱乐圈AU)

终白首:

*终于快写到了


*网和电脑先动手的!我去砸电脑去了……哭着


*传送: 传送:章一 章二 章三 章四 章五 章六  番外一 戒指  章七




   楼诚 / 偶烛施明 /(娱乐圈AU)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章八


  明诚用最快的速度适应了剧组的节奏,不管是轻松的家常戏份还是节奏稍显紧张的部分,他都能游刃有余的高质量的完成,不像个寻常新人。以前明楼给他潜默移化灌输的东西起了很大的作用,就连强压下的加长台词也因为明诚事先做足了准备与功课而毫不畏惧。在导演需要的时候,明诚本是稍显害羞与局促的,可是没等导演再给时间,就已经深吸口气把气场一换,一气呵成的念完,演的得心应手。


  组里的工作人员发现了眼里都是惊叹与讶异,导演认为演员戏好是应该的,但毕竟是试镜捡来的新人,赞赏不应被吝啬,夸到最后是戏一完一喊cut明诚就禁不住的脸有点红。最初导演组还怕明诚会漂浮自满,可事实证明每一次的Action,明诚都会重新回到严肃硬朗的样子,迅速入戏,导演组就更没有顾忌了。


  唯独一个现阶段与明诚搭戏次数最多的明楼,却从来不像前辈提携后辈那样会对明诚温柔的指引。反之,所有的戏气场全开功底立展,角色的灵魂都演的脱离了纸张,鲜活而张力十足。


  第一次见明楼这么演时可谓喜忧参半,前者是他最喜欢明楼演戏畅快淋漓的劲儿,谁不愿意看剧本上的角色能被演员最大程度的赋予生命与灵魂的色彩?后者是他怕明诚虽是底子好基本功扎实,但到底新人经验少再吃不消。


  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明诚表面乖顺内里却也是个遇强则强的主,性子要强倔的很,不喊屈不讨饶不求准备时间。明楼施加过去的压力面色不改统统受了不说,戏剧冲突强烈的戏码也完成的格外漂亮。


  明堂从此便安了心,本来是想和明楼提之前说好的提携,现在这样便随他的方式去了。




  明诚也是不负众望,只有在一种情况下才表演的不尽如人意。只是这是在明楼的标准里,别人没注意到明楼却一看就看的出来。  


  他家阿诚,的的确确是把曾经的底子全化成了傍身的技巧。厚积薄发,洋洋洒洒。与他对戏也只是初次才觉得紧张,到现在他怎么压都表现就越发出色精彩起来,这样的底子与不怯场的性格本是演哪一场戏都没问题的。


  但是与明楼在戏里面那些有分歧的、有争吵的戏份却难了起来。


  每次演下来都是平平淡淡,导演给过了,明楼却是知道明诚还能做的更好。只两场下来就忍不住把明诚单拎了出来。


  “阿诚你怎么回事。”明楼表情严肃,声音冷厉。


  明诚低着头,神色倔强,他也知道自己出了问题,可是他就是做不到去和明楼争吵,戏里也不行,明知是假的也不行。


  “你!”明楼何尝不知道,想骂他都不知道从何下手。于是换了一个角度,“你从小到达就没有一次,觉得我做的决定你不满意的?”


  “没有”明诚倒是理直气壮。


  “没有哪怕一次生我气的?”


  “……没有。”短暂的犹豫结果还是逞强。


  明楼恨铁不成钢,“一次委屈都没有过?我不信,光我知道的,不是没有吧。”


  明诚不再辩解了,也不想附和,干脆保持沉默。


  “那就想着我让你委屈的时候去演这几场戏!再演不好你就给我回家去!”明楼狠心下了命令。


  明诚抿紧了嘴唇,从角落转身回去了。等再演起来的时候当真成了神色倔强傲气满满,话语义正言辞,只是那双眼睛却总是挂着一层水膜,浅淡的红了一片汪洋。


  正符合细里面两人感情深厚却需争执的痛苦与无奈,导演满意的不得了,大手一挥,CUT。


  明楼事后夸他,“这样就对了,条条道路通罗马,演戏的大方向不走歪,一些技巧也可以用来做短期助力的。只是捷径不能常走,归根到底是要把根基打好。你戏入的不深,所以你才没办法心无旁贷的去演绎那些场面。”


  明诚当时什么都没说,其实心里却是苦笑的——不,大哥,是我太入戏……才会在戏里也没办法与你冷眼相对,一争执就挖心掏肺的疼。


  只恨不能躲起来,好过这种折磨。


  明诚心里一直忍着难受,缓不过来不想讲话又怕被人看穿,只能拉着剧务配演聊聊天,说说冷笑话。倒是留了个活泼开朗的好名声。


  最后又演了几场日常才算是暂时压下了负面情绪,专心致志的把精神全投入到戏里。


  明诚不想让明楼觉得失望,更不会给自己机会为了他心里过不去的坎儿,再给明家丢脸。


 


  之后便是一帆风顺,等下了戏正休息的明楼被导演抓住好一通感慨。明楼听了嘴角挂着浅笑,他自然知道明诚现在的底子已经打到什么程度了。现在还没演到全剧最激烈精彩的高潮部分,这么一点点压力就要和他告饶的话……


  明楼想着,半眯着眼睛藏起了眼眸深处的盘算。


  明诚那边也演完了,笑着走过来,“大哥,挺凉的喝点茶吧?”语气自然,四下看了看有没有热水。


  11月的天冷的很,室内戏他们都穿着戏里的制服不一会热乎气就全散了,倒不如室外戏还能套个大衣暖和暖和。演的时候专注不觉得,一休息便觉得冷了。


  明楼眉头一瞬间皱了皱又舒展了,“没事,这有。”接过助理送过来的热茶,端在手里啜饮。


  明诚暗道不好,他惦记怕明楼冷,一时竟大意了。


  好在助理送茶的实机正好,在场的演员剧务一个没少。明诚笑呵呵的接了过来,道了谢。


  副导演林参在旁边看着两人,打趣道,“明诚啊,你这声大哥叫的越来越娴熟了。你们俩戏里是兄弟,戏外实在不行干脆拜把子吧?”场里的剧务也跟着一起起哄,难得有机会开开明大影帝的玩笑,总要把握好机会。


  明诚脸一红正要说话,一旁的明楼先出了声。


  “戏里不是叫大哥吗,那就叫着就行了。还拜把子,哪那么多江湖气。”面上是笑着的可眼神淡然。


  明诚只一愣,扭头对导演们说,“是啊,戏演多了一顺嘴就叫了。好在,……明哥也不介意。”嘴角抿出一抹平直的笑,情绪平淡。


  导演们对视一眼,这俩人什么情绪什么情况竟是猜不明白,说自己说错话了吧,看着也是一片平和,但是气氛着实有点不对。


  明诚是越有压力就越能把持的住自己的人,被工作人员这么看着很快的就把自己的情绪收拾好,调整过来。所以等导演们再仔细一看的时候,明诚和常态里的别无二致,依然是乖顺有礼,积极向上的模样。


  明诚再和明楼说话的时候也是笑着的,只眼帘低垂着,“明哥你好好休息,我去看看台词。”


  明楼听了眸色一沉,想到什么便开了口。“等等,明台那边今天有戏。我们去看看。”


  明诚这才抬眼,想了想嗯了一声,没再说别的了。


  


  明楼和导演那边打了招呼。整个剧组本就是气氛好的不得了,分了组也是互相支撑的。也正因为如此才几场戏下来演员们就已经打成一片了。现在两人这边下了戏,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帮忙的导演们自然欢迎。


  而且明诚明台两个在组里都是崭新崭新的,能够互相学习当然好。又是明楼带着,不怕出什么乱子。


  明台入了组之后也是表现的十分出色,刚开始大家还诧异他做的好,等得知师从于王天风就都一副了然的模样了。不过才刚从师如此短暂的时间,不能不说还是天生是快演员的料。


  每次明楼听了去私下都是冷笑,“那个王天风能教什么。”


  “我看也没教什么吧?”


  “还不都是我明家从小培养出来的。”


  就是这些翻过来的话,平时还端得住架子。一旦无人只剩明诚的时候就开始把不满全都倒了出来,明诚每次听着都是嘴上应着时则无奈——怎么一听王天风就跟个孩子似的置气……


  现在难得有机会休息了。不过明诚心里也是有点放不下明台的,被这事一打岔,去看看明台怎么样,权作散心也好。


  导演们看明楼和明诚两个人刚才的诡异气氛如同错觉一样烟消云散,早就放心的各忙各的去了。


   


  “走吧。”


  明楼拿起两件大衣递给明诚,明诚眨了眨眼接了过来。“要去室外?”


  明楼点头,“恩,穿好。”


  明诚看着明楼自己套上外套,自己也乖乖的穿上了。跟在又重归沉默的明楼身后,等出了戏房已经走了挺远了还没见停下来,四下无人,明诚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明台拍戏的地方这么远?在什么地方?”


  明楼回望他,方才还紧绷的脸突然就笑了,只是这笑有些什么别样的意味看的明诚心惊。


  低沉的声音在空气中里飘了过来,只是简简单单两个字。


  “马场。”


  


  


  ————TBC——


 加快进度了……应该会把马场部分的内容都写完了一起更,卡着没劲……


   其实我也很着急啊……我昨晚欣赏了一夜的马术相关的资料啊——

评论
热度 ( 4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