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双线合并番外:混乱

终白首:

*当阿诚中了毒,报了警,被明楼送进了凌院长的医院


*楼诚 凌李 双线合并番外 时间线不明


*双线正文传送: 《偶烛施明》  《病入膏肓》


带上心疼丢稿的 @windqie  ,给 @旧客疏 的生贺,树树生日快乐,3位号码的交情!开玩笑的,很喜欢树树的文字,虽然虐到过……祝顺顺平安


 




     双线合并番外:混乱




  明家几个人走向休息室,最后走进来的明台扒在门口看看了,才蹑手蹑脚的锁上了门,进来后松了口气。


  明镜明楼已经坐到沙发上了,明诚倒好了茶端过来放在茶几上,招呼明台,“好啦,过来喝茶吧。”


  明台嘿嘿一笑,“谢阿诚哥,我都渴死了。”说着跳进椅子里念叨“这一天戏里也演,戏外也演,累死了。”


  明楼冷哼一声还没等说话,明台已经撇了嘴转头找明镜撒娇了。


  明镜咳了两声,“恩,阿诚今天茶泡的闻起来真香。”


  明诚一笑,“大姐喜欢就好。”说着伸手端起一杯凑到了明楼旁边,“大哥喝茶,暖身暖胃~”笑的眼里都是星光,对着明楼眼睛眨巴眨巴的,讨喜的不得了。手指虚扶着茶杯,玉白的指头都烫的泛了红也不在意。


  明楼绷着脸说他,“你小心烫到。”却是承了情接过杯子,按下了原话不提。


  明台在旁边小声嘀咕,“我看暖心才是真的把?”被明楼一瞪就收了声。


  明镜其实乐见他们兄弟打闹培养感情,就不去管他们。


  明诚心情好着,被烫了也就抬手捏了捏耳朵,“不要紧的。”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明楼悄然收之于眼底,低头磨了磨滚烫的茶碗。


  明诚豪无所觉,单纯的觉得渴的厉害,也不知道是不是吃什么东西吃的,再加上茶香四溢诱人的紧,其他几个人还嫌茶水太热未曾入口,明诚已经端起来吹了吹就喝了一大口下去。


  几个人就只笑也不管了,他们家阿诚啊,一直都是只要最后是能吃进嘴里的,那就随性又挑剔的不得了。明楼原也是开玩笑感概过的,说阿诚活脱脱一个猫科动物却偏生没长了那根猫舌头,只要是好吃的好喝的,总是不等凉就往下吞,把自己烫的不轻。


  这事前还记得吹一吹凉气散散热,已是明诚把明楼以前的训诫记在心里了。


  只一会明诚已经把一盏热茶都了个精光,完全失了饮茶之道嘴上还叹息着,“送来的茶也这般可口,真是享受。”


  茶壶不大只正巧四杯的量,除了最初烫盏的,基本也都倒进了几人的茶盏里。


  明诚仍觉得渴,时不时的舔着唇,茶汤刚喝进去的热气蒸腾带过来的暖身静爽才一会就重新燥热起来。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够,探身用手指勾了茶壶,起身要再去蓄水。


  刚站起来第一步还踩的踏实,第二步竟就晃了起来。


  一直关注着明诚的明楼觉得不对劲儿,明诚这时候的脸已经彻底翻了色,病态的艳红下皮肤底色发着青。


  明诚走出去的第三步,手一松茶壶径直摔了下去。


  明楼砸了手里茶盏一个大步迈过去抱住了晕倒的明诚,表情狠戾,对着怔愣还没反应过来的明台大喝,“不能喝!”


  明台茶杯都抵在嘴边了,吓得一个激灵赶紧放下了,猛地站了起来,“阿诚哥怎么了?!”


  明镜脸色发白,“送医院再说!”


  至于明楼在他们说的时候,就已经打横把明诚抱在怀里,匆匆开了房门出去了。


  守在不远处的梁忠春和朱徽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过来一看全都吓的怔住了。很快,不用嘱咐两人就离开原地了。


  明楼心里急的要发疯,全靠着一口气还能强做冷静,接过朱徽茵递过来的大衣罩住明诚的样子,自己简单遮一下就抱着人就向外去。


  朱徽茵回去安抚工作人员的时候,梁忠春已经发动好车子了,身边跟着两个保镖,在车前等他。


  “你回去,给我查!”明楼全然不掩饰自己的怒气,把明诚放进副驾驶自己坐进车子,绝尘而去。


  


  B大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


  明楼把人送进了急诊,焦急的等着检查结果,结果出来明楼紧绷的神经才松下来,轻微的食物中毒,时间尚短,饮入量较小。反应强烈是因为里面催眠的药性比毒性发挥的更快,这才显得吓人。不用洗胃,催吐后留院观察。


  明楼坐在病床前,明诚刚被强制吐了两次,难受的脸色清白不能进食,只能输生理盐水,更是手脚冰凉。


  “我没事了……你别板着脸吓人了……”明诚有点累,头晕脑胀的想睡,但是打的药让他一直恶心又想去卫生间,不能睡。明楼又这样子吓人,他不放心。


  明楼紧绷着脸,低着头陪着他一步也不离,却连看他一眼都不看。


  明诚也不顾自己还输着液的手,伸出去拉他,被明楼眼疾手快按住了,脸色变了几次也不想这时候骂他,无奈,“你老实点……”


  明诚坏笑,“不管,你生你气,但是手得给我。”


  明楼又气又急又心疼,坐到另一边抓住他的手贴在自己脸颊上暖着。“以前教的都忘了在脑后了,等你好了看我收拾你……”


  明诚苦着脸,“那等我好了吧……你看我现在什么都不能吃了,你忍心吗。”眼睛红红的,心疼自己的胃。


  明楼抬眼,笑骂他,“活该。”低着头侧脸轻轻吻了吻明诚的掌心。


  明诚脸一红,想把手抽回去,被明楼攥的紧紧的,绝不放开。


  之后半天就是折腾,明诚眼里都没了精神,好在目前看来已经没事了。


  明楼刚扶着明诚从卫生间才回到病床上,梁仲春来电。


  明诚赶他走,“去吧,外面估计乱套了,还有大姐和明台。”


  明楼拍了拍他的手,“大姐他们不用担心,报过平安了,是我没让他们过来。我去接电话。”转身出了病房。


  明诚闭眼睛休息了一会,听到门响睁眼,“这么快,外面怎么样……???!!!”明诚瞪大眼睛看着进来的人。


  


  走进来的人不是明楼,而是凌远。


  他听见护士们叽叽喳喳的说李警官进了急诊,吓得他赶紧去查,没想到却是一个不认识的名字,给李熏然打过电话确认他没事之后就找了过来,看见明诚的样子却也是吓了一跳。


  两人相顾无言,都有些缓不过神来。


  其实见了面就知道,长相再相似,气质却是足以分清还不至于认错。


  凌远走过去翻了翻病例,点头,“没事,休养休养就可以了。”


  明诚眨眨眼,“好……你好,我叫明诚。”


  凌远笑了,和家里那个家伙这般像,第一面就有了亲切感,“我知道,我是凌远,这家医院的院长。”


  明诚就是觉得看自家大哥那张脸套上白大褂怎么就这么,恩,依然帅气。“凌院长你……和我大哥长的几乎一模一样……”


  凌远倒是诧异,“是这样,我爱人和你也十分相像。倒真是缘分了。”


  没有道理的信任,与这种奇妙的缘分,都让凌远选择了坦诚相待。


  明诚听的明白,想的更明白,抬头看看门外没人,小声的对凌远说,“我们也是。”心情一放松,乏劲儿上头,困的睁不开眼睛,本来就强打的精神头快散了。


  凌远最后检查了一遍药,都没问题,“休息吧,以后还有机会聊。”


  明诚点点头,最后看眼明楼还未回来,没等再想说话,一侧头睡过去了。


  


  没等凌远出房间,有人敲门而入。


  李熏然探头看看床上的病人好似是睡着了,于是悄声说道,“食物中毒,没事吧?”


  凌远这时候已经做好了打算,“没事,轻度。你怎么过来了?不在警局。”


  李熏然瞪他,“谁让你电话吓唬我,这案子我们局里接的,只是不是我办。我以为还有别的事,就匆匆过来了。”他到现在也想不通什么事让一向冷静的凌远语气那么急。


  凌远笑了,压低声音,“你过来看看就知道了。”


  李熏然撇嘴,“什么吗,神神秘秘的。”嘴上不服其实已经乖乖走过去了,悄悄的探头一看,捂住了嘴巴。


  “知道我为什么打电话了?我还以为是你。”凌远早期待他的反应,看在眼里还是觉得有趣。


  李熏然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想了想,“我回去把案子接过来吧。还是我自己处理放心……”


  “放心,我看了病例,养养就好了。”


  俩人说的入神,心里却惦记明诚生病睡着不容易,都压低了声音讲话,一面吵醒他。


  “食物中毒,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吃?”


  凌远其实也是心惊,李熏然也是个什么都敢吃的主,不趁机嘱咐他可真是放不下心。


  李熏然觉得委屈,又无法反驳,明诚的样子看在眼里太过熟悉亲切,正如另一个自己。现在跟着担惊受怕的,还要被数落。


  凌远揉了揉他的头,放柔声音,“我不是怕你以后也出乱子吗。别委屈了。”


  李熏然斜眼看他,“管好你自己吧。胃又好了是吧?你吃午饭了吗”


  “我不是有你管着吗,那我自然也要管你。你看如果病了什么都不能吃,只能打盐水,就是过了明天也只能吃稀饭。你就开心了?”和李熏然在一起之后,惦念的心思就没有淡过了。只能有什么就嘱咐什么,把人看好了。


  这回李熏然也一片唏嘘,“这么惨啊……”


  凌远示意,“是啊,你看,还要加速代谢,会很不舒服。”


  李熏然看着明诚鼓起的肚子,吸了口气,想了想回头对着凌远,神色无辜,“哥你绝不觉得,像是怀了?”


  凌远无奈,李熏然在外面如何正直明朗,在家里就如何跳脱。这回碰见明诚,相似的面容把他和陌生人之间的距离感全都斩断,半点不留,这才第一面听了他说没事才觉得放心,就已经打趣上了。


  不过这种性子他也喜欢,好过把人防的彻底,自己过的孤独。


  “是是,我看,八成是有了。”说着自己都严肃不下去了,轻轻笑了。


  


  俩人谁也没想到明楼才把事情交代好,媒体那边也都有了应对方案,赶了回来。看见俩人在阿诚病床前心里一惊,再一看是医生和警察,可这心刚放下。


  就听俩人说阿诚怀孕了????!饶是明楼也冷静不了。


  “阿诚有了?”


  “什么?!!”来自终于被准许探望明诚的明镜。


  “我我我这嫂子还没认呢,侄子就有了??!”这是跟在明镜后面的明台。


  


  “我还是再睡一会吧……”


  被吵醒的明诚,决定什么都不管,装睡再睡。


  这世界真是太可怕了……


  你们醒醒啊!我是男人啊!!!


  不过,大哥和我的孩子……


  不,还是我醒醒吧……


  


  ---------END-----------


      我觉得这可以算双更,毕竟是两篇合并番外,点头。

评论
热度 ( 4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