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漩涡(ABO,干了这碗抑制剂,到处都是信息素)

一握灰:

这篇文送给 @安利好好吃 ,是同名视频的配文:http://filyer.lofter.com/post/26bc30_8c04ef0


文中设定:乾元即为alpha,坤泽即为omega,中庸即为beta。




——————————以下正文——————————




  今天阿诚的心情很不错,托了新一批抑制剂的福,他又一次安安稳稳地度过了发情期。所以哪怕被人鬼鬼祟祟地跟了一路,明助理也相当有闲情逸致地哼着小调。




  转过拐角,汪伪政府办公楼便近在眼前。阿诚放慢脚步,撇了撇嘴,那些喽啰们难道准备等他进了政府大门再动手不成?要是如此……也好,想必以明大长官的精明又能大做一番文章了。




  七想八想的功夫里,尾随在后的打手们终于难耐不住,渐渐加快脚步包围了过来。阿诚站定不动,眼角余光轻扫,三个人,腰里都揣着枪。他们的主子还真看得起他。




  打手们互相对视一眼,齐齐攻上。




  阿诚矮身避过最先袭向他的人,寒光一闪,那人手里拿着把短刀,刀锋堪堪擦过风衣的领口。转身的瞬间阿诚高抬胳膊,以手肘重重击向那人后颈。紧接着一把握住从另一侧袭来的敌人的枪管滑套,抬腿猛击对方下身将其踹翻在地,顺利抢过枪支后飞快转身对着背后准备开枪的人。




  砰。




  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一枪打在那人持枪的右手腕上。




  在一片痛呼哀嚎里,阿诚收了枪,抬头看向政府大楼三层的某扇窗户,投去一个挑衅的眼神。




  站在窗后的正是日本特高课的南田科长,以及汪伪政府特工总部情报处的汪处长。




  “你是真的想杀了他吧。”南田洋子负手看着楼下和闻声赶来的梁仲春交涉的明诚,语气略带不快。




  汪曼春眯了眯眼,压下心中的一丝懊恼。“是您让我派人试探他,我不过是执行命令罢了。”




  “没有任何私心?”南田洋子深深看了汪处长一眼,勾起嘴角,“这个坤泽很野啊。”




  托着军帽的五指收紧,汪曼春姣好的面容上却没有流露出丝毫异样:“阿诚就是这样的人。”是啊,就是这样的人,一个强悍张扬的坤泽,一个长年累月陪伴在明楼身边的坤泽。




  这令她无法容忍。谁能想到当年那个跟在明楼身边矮小单薄的孩子,竟会长成一名自强干练的坤泽?那天汪曼春和明楼重逢,原本铺天盖地的喜悦在闻到对方身上一丝若有若无的幽香时都化作了狰狞的怒意,而当她发现这气味来自明诚时,杀意便种下了。




  早知道这人会是坤泽,当初就该在他跟着明楼去巴黎之前解决了他。




  她的师哥身边绝对不能有一个坤泽日夜相伴。虽然这两人目前看起来只是兄弟之谊,那些她收集到的不堪入耳的传闻最终也被证实只是谣言,但将来呢?谁能担保没有万一?哪个乾元能抗拒一个身陷情热的坤泽?只要一想到明楼身边埋着这样一颗可能炸毁她期冀多年的幸福的地雷,汪曼春就日夜难眠。却碍于明楼,又不敢唐突行事。




  “这个阿诚,很有趣。”南田洋子的目光随着对方消失在政府大楼前的台阶上。




  “他现在是炙手可热的人物。”汪曼春一时摸不准南田洋子的意思,斟酌着开口:“性子烈,身手好,刚上班就把一个对他图谋不轨的乾元揍了个半死。”




  南田洋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




  汪曼春忽然心窍微动,这位南田课长也是一名钢铁般的乾元,此番种种看来,莫不是对明诚起了心思?当下嘴角扬起抑制不住的弧度:“但是再野的马,也总有驯服的办法,您说对吧。”




  南田洋子不置可否地挥挥手让她出去。驯服?她可懒得玩弄那些耗费时间的把戏,阿诚不是明楼的私人助理么,直接讨过来便是,还能顺便试探对方的忠心。




  ——————————————————————————————




  阿诚觉得自家先生今天有些反常。他又一次从后视镜里看向明楼,对方依旧保持着上车后就不曾动过的姿势,双臂环胸,眉头紧锁。




  “大哥,发生了什么事?”




  明楼抬起眼,两人的视线在镜子里交汇,漆黑的眼眸里俱有一些对方看不懂抑或不愿看懂的情绪。




  “回家再说。”明楼缓声道,向后靠在座椅上,阖眼深思。




  看似波澜不惊的明大长官,心下却是思绪万千,简直就像蓄了一池翻涌的沸水,不时就有滚烫的液体飞溅出来,燎得他心头一跳。好一个南田洋子,竟然真敢腆着脸同他要人,以为明家软弱好欺不成!




  阿诚十岁跟了他的姓,林林总总便都由他说了算,哪怕将来要与某个乾元结合,也得先经过他点头才行。更何况这根本不大可能,自从阿诚在巴黎迎来了分化期,就没有哪个乾元能轻易近身,他的阿诚向来要强,哪里会听凭别人标记占有?




  可眼下是一次大好机会,他们原本的计划就是获取特高课的信任,如今有了突破口,于情于理都应当见机行事。




  出于任务考虑,他应该命令阿诚去接近南田洋子。




  这是理智告诉他的正确决定,无关私人感情——不管是兄长的情义,还是一些他不愿去深究的暧昧情愫。




  无形的压迫感弥漫在狭小的车内空间,阿诚脊背一僵,握着方向盘的手收得更紧。到底是什么事惹得明楼如此大动肝火?要知道对方虽然是个乾元,却向来将自己的气息控制得极好,几乎从不在他面前放任信息素的扩散。




  难道是前些天自己在政府大楼门前闹的那出给明楼惹了麻烦?这么一想,阿诚也皱起了眉。确实自从那天之后,特高课便对他格外关注,不过这一切不是都在计划里么,现阶段来说他已经初步吸引了日方的注意力。莫不是出了什么岔子?




  带着满腹疑问,车子终于驶进了明公馆的大门。




  “到我屋里来。”明楼径直走过准备帮他脱下外衣的阿诚,进了书房。




  阿诚略略安抚了发牢骚的明镜,敲开了紧闭的房门。明楼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双臂肘部搭着扶手,手指交叠在腹部,自他进屋后就不发一言地盯着他,犹如实质一般的视线迫得人浑身不自在。




  “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明楼顿了顿,缓缓道:“南田洋子喜欢你,你得去跟她逢场作戏。”




  阿诚睁大了眼睛:“什么?”




  明楼一字一句说的清楚分明:“她看上你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将计就计。”




  垂在身边的手陡然握紧,阿诚深深吸了口气抑制住扬声叫喝的冲动,勉强维持着平稳的声音:“你想让我去对一个乾元曲意逢迎?”




  “她更是日本特高课课长,你接近她有利于我们的作战。”倒是明楼提高了音量,也不知是在说服对方,还是在说服自己。




  “你明明知道我……”阿诚向前迈了一步,触到明楼凝重的眼神又把未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让你去做戏,又不是让你去送死。”明楼也站了起来,阿诚的那半句话像是在他心口狠狠刮了一下,刺疼。明明知道什么?他什么都知道。阿诚自小要强,不愿拖明楼后退,不愿给明家丢人。哪怕是成为了坤泽,在大众看来居于弱势的生理特性也丝毫不曾掩盖他的光芒,不管是在巴黎还是在伏龙芝,阿诚都表现得比绝大多数乾元更出色。他一直都在拼命证明自己有能力站在明楼身边,有能力和这个顶天立地的乾元比肩。




  可这些在大局面前,又甚是渺小。




  “这是命令。”明楼看着对方的眼睛,一派公事公办的模样。此刻他不是他的大哥,而是他的上级。




  沉默弥漫在两人之间。




  阿诚一言不发地怔了片刻,眼睫微颤,眸子里倏然升腾起一簇火花:“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我当然考虑过。可是在大是大非面前人命尚且如蝼蚁,人心又何足轻重?




  “做你该做的。”明楼的声音依旧四平八稳,如同他持枪的手,如同他行走的脚步。“给她她想要的。”




  漆黑眼眸里的火花熄灭了。




  “我明白了。”阿诚恭敬地向鞠了一躬,转身走出书房,房门摔得震天响。




  明楼坐回椅子里,揉了揉太阳穴——但愿这一招棋并无差错,毕竟落子无悔。




  ——————————————————————————————————




  南田洋子近来春风得意得很,搜捕抗日分子的计划进行顺利,阿诚对她更是前倨后恭,听话顺从,所以连带着对76号也多给了几分笑脸。




  汪曼春举杯,冷眼瞧着房间另一端共舞的两人,涂了丹蔻的手指缓缓摩挲杯身。




  “哎呀,我说汪处长,你也瞧出端倪了对不对?”梁仲春蹭了过来,笑得揶揄。“阿诚老弟平时那么厉害,我都快忘了他是个坤泽了,可你看看现在这样,说到底还是逃不出乾元的五指山啊。”一边说,一边拿眼神瞟南田洋子和明诚。




  “要说也奇怪,有这样一个含苞待放,啊不,囫囵完好的坤泽在身边,明楼长官硬是无动于衷,奇也怪哉,奇也怪哉。按说他俩整日里朝夕相处,总会有点什么的吧,比如忘记吃抑制剂啊,谁的信息素不小心失控了啊……难怪有那么多风言风语。”




  “梁处长,”汪曼春寒冰一般的声音好像把四周都冻住了,“在背后编排上司,当心你的舌头。”




  梁仲春好像这才反应过来似的住了口,面前这位对明楼的迷恋那是路人皆知啊。




  汪曼春冷哼一声。南田洋子和明诚相处融洽她乐见其成,只是这进展也太慢了点,只要明诚一天还未被标记,对她的威胁就不会少一分。既然如此,就让她再送上一阵东风吧。




  “南田科长,”汪曼春笑盈盈地拦住了对方,“我刚刚收到了一份小礼物,想着自己也用不上,就赠予您吧。”她摊开手,一支细小的玻璃瓶躺在掌心,里面盛着无色液体。




  南田洋子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汪处长这是什么意思。”诱发剂,用在长期服用抑制剂的坤泽身上,瞬间就能使其陷入情热之中。




  汪曼春看了眼正在和明楼谈话的阿诚,笑意更深:“一番好意。”




  ————————————————————————————————




  “情况怎么样?”明楼微微侧过身,放低声音。




  “还能怎么样,”阿诚借着饮酒的功夫翻了个白眼,“算是理解你和汪曼春逢场作戏的别扭了。不对,她好歹是个中庸,不会被你的信息素搞得头疼。”




  明楼看了身边的坤泽一眼:“坚持下去。”




  阿诚带着点讥讽地笑了一声:“坚持到哪一步?”不等明楼回话,他忽然敛起神色,看向不远处:“南田科长,汪处长。”




  南田洋子对着明楼微微点头:“明先生,我能借用你的助理一会儿吗?”




  明楼笑了笑:“阿诚有他自己的主意,这种事情我就不帮他做主了。”




  “师哥,来教我品酒吧,”汪曼春笑意盎然地走上前,挽住了明楼的胳膊,“你答应过我的。”




  明楼自然依她。在他们携手与剩余两人擦肩而过的瞬间,四个人,两种对视,却是百般算计,千般滋味。




  明长官借着抿酒的机会再次看向站在角落里的两人,南田洋子步步紧逼,几乎已经把阿诚困在墙壁和自己之间了,更甚至拿着酒杯送到了对方嘴边,简直得寸进尺!




  握着酒杯的手逐渐加大力气,几乎把纤细的高脚杯掰断。明楼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了,向来自持镇定的情绪因着眼前的画面而波翻浪涌,心里渐渐盘旋起一丝戾气,搅得他胸腔滞塞,直恨不得撕碎些什么,毁灭些什么,最好就是那个南田洋子。




  这步棋,到底走得太惊险。




  “师哥,你怎么了?”汪曼春对于明楼不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很是不满。




  “没什么,觉得有些吵。”明楼转头看向她,笑得温柔体贴。




  “那我们去休息室坐一坐吧。”汪曼春拉着对方的手就要离开。




  明楼再次朝对面看了一眼,阿诚正举杯喝下南田洋子递给他的酒水。




  下文:http://wellplayed.lofter.com/post/3eb9be_8cea325


 


P.s. 本来想一发完结的,不过展开的东西有点多,再加上感冒了,所以只完成了上半部分。(入冬大家一定要注意保暖啊。)


南田洋子是alpha,设定里女性alpha也可以标记男性omega,具体操作方法请百度【。


汪曼春是beta,这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所以她才会对出现在明楼身边的任何omega都分外敌视。


大哥终于开窍了。其实大哥早就懂了,什么都懂,不过太聪明的人往往作茧自缚。可是一旦想通,行动力和爆发力都是惊人的。


阿诚在这里性子很烈,并且毫不掩饰自己的属性,大概就是“没错我就是omega,有本事打一架啊,打赢我我就服气,打不赢就滚边儿少来招惹我”的类型吧。



评论
热度 ( 56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