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为什么不是明楼答题呢?


知乎: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答主:明楼


系统:该回答涉及政治敏感词汇,已被建议修改。


-完-









开玩笑的…


当然也不是因为评论里有人说的第三者或者下一辈叙述更虐,虽然如果第三者下一辈叙述更虐也算间接达到了目的,毕竟这篇的目的就是发刀。


…请配合《却话巴山夜雨时》食用,本来打算发完刀再发巴山夜雨的,结果先发了糖,我去反省。


很多读者给我的评价跟定义是正剧写手,我对这个评价跟定义非常的喜欢但是又觉得自己配不上…能被打上正剧写手是我的荣幸,证明了我的文还是比较真实的~我心中的正剧写手就是江河万里的太太了。


对于我的cp观,有关注过我的人应该知道,推荐的甚至于自己写的,都是一些关于ooc的批判。


我是一个非常不接受跟反对恶心ooc到完全扭曲的人,这点不做多说。


写明诚视角那篇文的时候我做了一些功课,比如看巴黎的一些街道,气候,生活习俗,甚至百度了阿诚读过的军校的样子,去体会诚哥。


我还读了谍战上海滩,然并卵,老子的二少爷在小说里就tm一司机…


总之我是把自己代入进角色去体会,去设身处地,才去下笔写第一视角。


这也是为什么我明楼篇拖了这么久的原因。


我去读了那段时间的近代史,梳理了时间线,问了很多爷爷奶奶辈分的人当时的政治运动,从抗日到国共内战到新中国成立到文革。拜这所赐我近代史是被恶补好好上课一课…


然后开始体会人物心情。


然后发现我自己根本做不到。


我没有办法去体会,没有办法去想象明楼的心情。


在明镜死,明台病故,自己的信仰崩塌后,再得知阿诚的死讯。他是什么心情,他是什么反应。


我没有办法想象。


我没有办法以那样经历的大哥的心态去落笔,我做不到。


于是就发现自己走入了死胡同,然后就开始放弃了。


这差不多就是原因。


同时我想说的是,作为一个写手,你一定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跟自己的良心。


你不能为了粉,为了博眼球,去ooc,去刻意制造情节,甚至于扭曲人物性格。


你喜欢他,你应当还原他。最起码,对得起他的人物本色性格。


太多楼诚文的设定扭曲的我现在已经不太点开首页了,怨妇诚,病态楼,这是你的本心吗?各种比如某粉丝众多的最近在撕的两篇文,你们真的做到了对得起自己的喜欢吗?


无言以对。


所以还是那个态度,我做我自己认为对的事,要是撕到我头上我也不会客气。本身ooc在我的眼里就是一个最不尊重的态度,我也不需要客气。


我愿意为了一篇文去理十几年的近代史脉络,去问长辈当年的情况,去问旧党员的政治运动,这是我的本心。


人各有志。


各有本心。


对于那些为了不知道什么心态而弱化阿诚,怨妇阿诚,色魔大哥,病态大哥的写手,我就一句话:


去你他妈奶奶的大傻逼!







附赠一个小段子


朋友截了一张谍战上海滩的图,是明楼把桂姨丢出去喊话的那一段。有人评论:“电视剧最可惜的就是改了成人成才这个梗,没说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


我回复:


“因为成了大少奶奶”


(´◑д◐`)

评论
热度 ( 70 )
  1. 喻无忧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转载了此文字  到 一个粮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