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伪罪/第一章】

「惹火'Virus」:

有一种爱,是束缚,是圈养,是恨不得把他拆吃入腹的病。
这是一种欲,无法压抑的冲动与饥渴,逼迫着一步又一步,撒下弥天的大网。
将你身与心的禁锢。
你所有的感知与欲望,都将被我掌控。




【不打tag了求别屏蔽我了】





夜,夏风吹卷着干燥的地面掀起一片热潮。
这条巷子鲜少有人经过,年久失修的电线橡胶表皮反卷挂在红色的砖墙上,很多灯泡早已经断了寿命,所以隔很远一段路才会有一盏路灯投射出苟延残喘的暗黄光线。

身后好像有什么人。
王源拿下塞在耳朵里的耳机,仔细聆听背后的声音。
那是皮鞋踩在泥土沙砾上的声响,明显刻意放慢的脚步,与王源拉开了有一段的距离。
寂静的巷子只有风声擦过耳边的呼声,那脚步声太过明显。
佯装弯腰系鞋绳,身后那声音也戛然停止。
被跟踪的人露出无声的狡黠的笑。

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岔路口,这条路的地形王源再熟悉不过。
站起身塞上一边的耳机低哼着歌继续往前走,脚步轻快仿佛是能够预想到抓到跟踪者时那股痛快。

夜风拂过吹卷墙角的白色塑料袋飞起又落在地上,很远处昏暗的黄色路灯灯光摇曳,窄小不过五人宽的巷子幽长而寂静。巷壁上不知哪儿来的黑猫冲着远处飘摇的灯影一声低叫迅速消失在黑夜里。

王源闪身拐入岔路口,身体紧贴着墙壁,支着耳朵听那越来越近且急躁的脚步,王源猛的跳出去比出手刀,还未挥出去看清面对的人脸,后颈一阵钝痛连声音还没有发出,便晕在了身后人的怀里。

王俊凯盯了一眼怀里紧闭双眼的人,抬眼看面前搓着手满脸期待的男人,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掏出几张红钞扔到他手里,就摆手轰人走了。

怀中人紧闭着双目毫无意识,光线太过微弱看不清他的脸,怀里就是初见时想要触碰的躯体,掌心贴着他裸露的胳膊,细腻光滑的触感让王俊凯的手心快要着了火。
还有心头之火。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在这个无人的黑夜窄巷里,谁都没有发现。

月色正朦胧。



——————



他的肌肤光滑透亮,触碰的话手感一定是一级的好。
黑色的眼睛圆润富有灵意,看向你的时候专注而生动,纯净却勾人。
他的唇线很漂亮,唇色粉嫩,笑的时候嘴角勾起带起一片旖旎风光,如果亲吻嘴角,含住唇肉,勾住他的舌头,想必是绝佳体验。
他漂亮的脸型弧线,他的细长手指,他的笔直双腿,身上每一处都能勾起王俊凯的无限遐想。

而现在,他的眼神被他紧实的腰线彻底黏住。
宽大的T恤逆风翻飞,完美的小腹线条流畅收紧,大概是经常运动所以没有一丝赘肉,背部柔顺的线条顺着脊背没入裤腰内。
他腾空跳起,双臂带球举过头顶是标准的投篮姿势,高速运转的篮球在空中划过一条抛物线,稳稳落入了篮筐内。
白色球鞋落地在三分线外。

王俊凯站在场外低声吹了个口哨。
球投的不错,腰更漂亮,还有那弹跳力极佳的修长双腿最是惹眼。
他的目光纠缠着王源额顶微微汗湿的刘海碎发,因为得分而兴奋的略微发红的眼眶。
他那闪亮的黑色瞳孔在众多球场外的观众不经意间停驻在王俊凯脸上。
礼貌友好的微笑,点头示意,然后转头接过传球奔跑起来。
恰是这一眼,像是一条毒蛇缓慢爬进了王俊凯的心里,一寸一寸,凶猛的霸占,毒素侵心。
让人欲罢不能。
王俊凯一点也不想摆脱这种突如其来窜进心里的诱惑。
已经看中的猎物自己落入猎网的感觉恐怕无人能够抵挡这种兴奋感。


“出来,我在宿舍楼下。”
王源接到这个陌生人的电话,听到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一股火窜头而上,他拿着毛巾擦头发的头停了下来。
“请你先报上大名OK?”
走到窗户面前往宿舍楼下面看,对上那双在篮球场上不经意对视饱含玩味的双眼。

球场上一眼看到王俊凯的原因大概就是他这个人眼中浓烈的饶有兴趣的眼睛在王源身上太过专注。
那种感觉让他锋芒背刺,忽略不掉的耐人寻味的目光,在未知的情况下迅速像是被莫名吸引一般就目光直线落在他身上。
相当奇怪而又惊异的体验。

“你…”
“很忙?”王俊凯一手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抬手动了动手指算是打了招呼。
“没有,等我。”

王源拿着吹风机吹头发的时候又往楼下看了一眼,却又被王俊凯的目光给紧紧抓住,像是被抓包一样王源迅速窗台。
王俊凯挑眉,提着嘴角轻笑,掏出手机。

——你看我干什么?
——扯淡。

王源下楼的时候碰到室友,室友拉着他一脸神经兮兮的表情问你怎么勾搭上王俊凯的?
王俊凯。
王源把这三个字放在嘴里细细研磨了两遍。
在女生群体里风生水起的应该就是那个在楼下等他的人了。
很凶,很冷,很厉害。

“什么叫勾搭啊你给我走走走。”
“嘿,你别说,学校都是传王俊凯是个基佬,这么主动约你,啧啧啧。”室友揽住王源的脖子,目光把王源从头到脚看了两个来回,又瞥了瞥在楼梯下边站着的人,挑着眉眼神暧昧。
“滚你的。”王源掐了一把室友的腰,咬牙切齿的,看了一眼王俊凯的方向。
室友哀嚎一声跳起来一手揉上王源打理好的头发,搓了个乱七八糟。


他看起来永远都是惹人注目的,在众多同年纪的人群里。
他看着王源的眼睛永远都是玩味而轻佻,眼角的桃花悄无声息的勾惹异性的萌动心跳。
他的声音低沉而特别,富有强烈的吸引力引人沉迷。
带有蛊惑力,深刻,过目难忘,像是一头迅猛的豹,游刃有余的迈着沉静的步子,优雅从容,闯进王源的视线与头脑里。
根本来不及逃。


——————


床上的人安静的沉睡。
赤裸的肩头看起来很有力量,肤色浅淡带着粉红颜色,有些瘦所以两排锁骨高挑而线条明显的凸起,倒上红酒在撑起的骨骼上一定会有让人口干舌燥的视觉冲击力。
结实而颜色健康的胸膛半瘾在覆盖在身上的薄被里,欲遮还羞,如同一把不可抗力的钩子让稳坐在一旁沙发上的人头脑发热。
多么美妙而富有诱惑力的身体。
给他脱衣服时皮肤滑腻而紧实的手感似乎还残留在王俊凯的手指上,垂涎欲滴忍不住想细致的从脸上到双腿抚摸一遍。

强烈的想要屠食的凶猛侵略气息完全在王俊凯的眼里暴露。
一直支着下巴用赤裸的目光看王源睡颜的王俊凯捻了捻手指站起身,走到床头弯腰盯着王源的脸。
厚薄适中的双唇略微张开一个角度清浅的呼吸,头顶的人目光紧促,最终一个发狠探身索吻。
小心却想要索取的在睡梦中的唇上辗转切合,舌尖探出在上下唇肉上不知餍足的一寸一寸舔舐,炽热的剥开唇缝勾弄那人的舌尖无尽厮磨。
指尖流连忘返的在他的脖颈上来回抚摸,带着情色的顺着肌理的弧度摩擦,拉开被子一个挥手手指顺着胸脯直线滑到腰部。
那种想要攥进手心,用力搓揉的肌肤滑度让他手掌发力紧握细腰,最后还是恋恋不舍的在肚腹处流连反转,在他唇齿四周舔弄了一周才放开。

指腹从鬓角滑到下颚,王俊凯眼眸深沉的用指背轻轻拍打王源的脸,试图叫醒他。
话尾沙哑低沉的一声一声叫着名字。
“王源,王源。”
“醒醒。”
“喂。”

浓密黑长的睫毛轻颤,在眼睑上落下一层灰暗,如同煽动翅膀的蝴蝶,羽翼逐渐张开,从沉睡中转醒。
初醒朦胧带着雾气的眼睛,反应有些迟钝的黑褐色瞳孔转动,最终定格聚焦在眼前王俊凯的脸上。毫无杂质,干净迷蒙,像是在茂密丛林中奔跑跳跃的小麋鹿。

“……”
“喝点水?”
“嗯。”

王源边喝水边转动脖子打量屋里的摆设,转头的时候后颈的痛楚让他低吟一声垂头捂住脖子。
那声刚刚清醒时还含着梦中的喑哑嗓音,让一旁的人心尖一跳,下体蒸腾着攒动起生理反应。
这种需要压制的感觉真他妈让人难过。

“你别动,你被人打晕了。”王俊凯坐在床沿,不动声色的抬手绕过王源的脖子,抚上那块细长青色。
“我知道。”王源缓慢的活动脖子,想要舒服点,“妈的到底谁啊…”突然想起为什么王俊凯会和他在一起?
“你…”王源偏头看他,张嘴打算询问。
困惑的表情,微皱的漂亮的眉,索吻过发红的湿润双唇,赤裸的臂膀和胸膛,躺在猎人的床上。
无声的讯息就是在无知勾引。

王俊凯眼眸幽黑,摆出一副揶揄的表情。“你现在躺的正躺在我的床上。”
不自觉的最后四个字加重语气一字一顿。
“偷袭我的人呢?”

就在你的面前,而且刚刚还看了你的赤体,蹂躏了你的唇,摸遍了你的上身。
还意淫着进入你的身体带给你无尽欢愉。

“送警察局了。”
“妈的你怎么不等我醒了揍他丫的?!”王源挥了挥拳头,动了气惹得脖子又一阵痛低声嚎叫。
“我帮你揍了已经。”

王俊凯挑了挑眉尖,接过王源手里的杯子放在柜子上,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钱包扔在被子上。
“看看少什么没有。”
“抢劫的?”
“应该是。”王俊凯又想起什么,回味的一笑,眼眉轻佻,“他还有一个同伙,还要劫你一样东西。”
“哈?”

身体逐渐贴近床上的人,穿着衬衣的肩膀紧贴着慢慢蹭了上去,眉目含着道不明的暧昧笑意,右手一寸一寸从他挺直的脊背一路向下,食指停留在睡裤的裤边摩擦。
眼角带着逗弄的调笑,紧紧盯着王源开始有些僵硬的脸。
“再往下…”王俊凯点到即止,嘴唇轻抿着偏过头靠近王源的侧脸,眼里隐藏着汹涌奔腾的黑色潮水,击打着海礁,愈加凶猛。

很特别的气息越来越近,就在鼻尖,呼吸喷洒在侧脸逐步向耳朵逼近。伸出舌尖舔了舔有些干燥的下唇,王俊凯以压倒性的身姿紧紧依附在王源的肩上,整个人把王源半包起来。
燥热,不止指眼神,还有身体的某个部位。

“你欠我一次王源。”
凑近耳畔,低沉灼热的气息不留余地的包裹王源的耳廓,粉色嫩肉的耳垂迅速沾染上一片红。

王俊凯沉稳夹杂着不知名的沙哑从耳孔到达头顶,一阵瘙痒,叫着王源的名字诱惑力满棚。

“欠我的你可得还给我。”


多想撕开你的衣服,进入你,蹂躏你,撕破你阳光的一面,看你在我身下呼吸起伏,面颊红透,凶狠的占有你所有心智与渴望,带你进入美妙的天堂,跌入黑暗的地狱,让你跟随我的意志永远困死在我的怀里。

饥饿难耐,都需要被你填满。
我感染了一种病毒,叫王源。



TBC

评论
热度 ( 8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