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伪罪/第二章】

「惹火'Virus」:

第一章





他透亮干净的脸上潮红快要溢出来,稀薄的汗水因为身体剧烈而沉重的起伏动作从线条姣好的侧脸滑落,窗外细碎的月光映满他全身,半褪的白色衬衣叠挂在腰间,遮盖住劲瘦的腰。后脊的汗珠途经纤细的脖颈,蝴蝶骨,后腰直直滚落隐没在令人心跳加速惹人寻味的诱人臀缝里。
上下拱起愈加凶猛的动作让他跨跪的双腿几乎无力承受,一声又一声诱惑度满贯的急促喘息直叫人快要爆炸。
下体在膨胀,在愉悦的痛,带着灭顶的快感进出他的身体,不知疲倦。
快要迸发,就快——

王俊凯睁开眼,窗外鸟雀啼叫的声音模糊进入他的耳内,红热的太阳光线从他浓密的睫毛缝隙中叫醒了他。
激烈而真实的快感从脚趾到头顶被头脑瞬间的清醒捏住直至完全消失。
王源,王源。
王俊凯坐起身揉了揉刘海,蹙紧了眉。

一定会把你拆吃入腹,完完全全的吞进肚子里,诱惑你偷尝神秘可口的禁果,如同惩罚堕落的天使,折断你的羽翅,让你无处可逃。


——————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目光从来不避讳。
带着磨人的,耐人寻味的意味,包裹着一种未知的迷人笑意,一点也不含蓄的大剌剌展现在王源面前。
就像现在。

他视线的落脚点停留在王源低头裸露的后颈上,不知道是那天偷袭他的时候没有收好力度,还是他昏迷时握紧他肌肤没有注意,所以纤细白皙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淡青色痕迹,至今还没有消除,还挺扎眼的。
王俊凯抬手快要触碰到时,王源抬头下意识的趔趄着正好躲过王俊凯的手。
“躲什么?”
“这是条件反射ok?”王源放下筷子揉了揉头发。
几缕不听话的头发从指缝里钻出来,光线在柔软的发丝上弹起跳跃,刺进王俊凯的眼睛里挠人不止。
王俊凯在半空的手收回,偏头支着下颚,眯着眼打量他。
“你怕我?”
“你可别逗了。”

王俊凯从石凳上站起来双手插进裤带,高大张狂的把所有光线全部收拢,灰黑色的影子将王源整个人吞食。
王源抬头看他的时候,他的目光便毫不困难的从王源宽松的T恤领口钻了进去。
眼神从凸显的锁骨一直描绘到胸肌线直至看不见,像是牛奶泡过的温润肌肤似乎碰触到就能融化在手心里,带着丝滑的手感和诱人的浓香,勾人品尝。
他看向自己的湿润黑亮的瞳孔,就是犯罪的开端。

视线就这么紧紧黏住了,王源咬住筷子,抬头掀起眼皮看着王俊凯。
就想这么伸出手指描绘他唇齿的形状,逗弄他的舌尖,濡湿自己的指尖,听他依附在耳边如猫般低声轻喘,无法自抑。
“王源你知不知道你有一个特别招人讨厌的优点。”
“什么?”
“就是——”

“王源!”
王俊凯还未说出口的话被一声叫喊打断。
从操场跑过来一个身材结实的男生,跳上台阶一把圈住了王源的脖子。
“诶哟他妈的赵海你能不能轻点!”
“嘿我都没用力ok?”
“刚打完球没洗澡呢吧?!真够味儿的。”
王源带着嫌弃的笑手握着赵海的胳膊想要拉开,肘尖顶着他的胸口。
“这叫男人的味道你懂个屁。”
赵海抬起手一把拍上王源的头把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眼珠一转想起什么压低身子贴近王源的耳朵说着什么。
却在三两秒之后王源的身体狠狠撤离赵海身边。
王俊凯的手用力拉着王源的胳膊拽往自己的身旁,以明显的护卫姿态把王源的肩膀圈外自己的手臂内测。
“感冒了就别离人家那么近了会传染知不知道。”
“我什么时——唔——”
王俊凯手指握紧王源的肩头制止他的话,在王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又捏了一把,偏头扫了一眼王源。
“我们两个还有事要说。”王俊凯正视赵海,面无表情。
赵海看了看王俊凯,视线又回到王源脸上。
“那我走了啊,你记得下午过来跟三班的友谊赛。”
临走时转头用相当奇怪的眼神看了王俊凯特别久。

“王俊凯你有毛病啊!谁感冒了!”看赵海走了很远王源一把挥开王俊凯的胳膊揉着肩膀,皱眉瞪他,“你弄的我疼死了。”
“你没闻见他身上的汗味?恶心。”
“你又没挨着他你恶心什么恶心。”
“你话真多。”王俊凯抬手捋顺王源被弄乱的头发,捞过王源的胳膊轻轻按捏他的肩头。
手指顺着他骨骼的形状绕圈揉搓着,温热的肌肤温度透过衣料慢慢渗入王俊凯的指尖,垂眼看王源浓密黑色的睫毛,硬挺的鼻梁弧线勾带出姣好的唇线。

“你刚才说我什么让人讨厌的优点?”
王源转头问,与王俊凯嘴唇的距离只要他再稍微靠前一点就能捉住,含住他的唇珠用舌尖勾住吞进嘴里,无尽回味。

就是——
那种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霸占你的感觉,将你圈禁在属于我的范围领地,我的重度洁癖不允许任何人有染指你的权利。



——————



手机打开的图片是一张短信截图。
“我说王源,那个王俊凯是不是基佬啊,我看着他对你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赵海

——我就想着肯定会让他误会的卧槽。
——怕什么?
——废话我们两个又没干什么被人冤枉算怎么回事。
——那就不给他说的机会。

王俊凯关闭了和王源的聊天界面,笔杆在细长的手指上高速旋转着,啪的一声掉在摊开的书本上。



——————



昏暗的顶灯投射充盈在悠长的走廊里,赵海夹着课本吊儿郎当的从教室里走出来。
夏风从未关紧的窗户缝隙里钻进来,吹晃了暗黄光线,灯光摇曳,赵海映在地上孤单的黑色影子模糊了一瞬。

隔壁班的后门走出来一个女生。
赵海眼睛一亮,脸上浮上一抹笑,轻手轻脚的追上去站在她身后。
“嘿!”
“啊…你吓死我了!”
“这么晚了你还在这干嘛?”
女生晃了晃手里的几罐牛奶,扔给了赵海一瓶。
赵海撕开豁口往肚子里倒进去。
女生漂亮的眼角闪过一抹扭曲的得意,看着赵海把一罐牛奶如数喝下后,接过空盒子扔进了垃圾桶。
走廊楼梯里灌满了略微干燥的风,吹起女孩子垂在大腿上的裙角。
光洁白皙的大腿引得赵海忍不住往她身边挤。
女生身上独有的幽香让他吸了吸鼻子,一阵畅快。

身体深处被栽种了一种让人无法抑制的冲动种牙。
种子发芽速度之快令人不易察觉,发觉之时却已经无法遏制,只能任之增长。

赵海觉得身体莫名的热,身体都快要烧灼,让他快要发疯。
身边人身上的味道让他为之倾迷,致使他大汗淋漓,想要趋之靠近。
阴暗的灯光下女生精致的五官惹人血液沸腾。
楼梯走廊里一阵阵从楼下灌进了无数凉风,却也不能抑制想要贴近她的欲望。
喉咙里咯咯吱吱的发出压抑的狂吼,喉结一阵阵的鼓动,大脑中那根弦猛然崩断。
体内涌动的饥渴就此无止境爆发。

耳边的尖叫声冲破了耳膜之时,赵海迷乱的神色与陷入欲海之中的混乱被脑思维中仅剩的一丝理智给斩断。
模糊的双眼明晰之时发觉手不知何时已经扯开女生衣领摸上她领口细白的肌肤。
衣领被扯断的棉线弯弯曲曲如被撕扯的毛发。
脸上挨了重重的一耳光。
随即第二声尖叫充斥在安静到可怕的整栋教学楼。

楼梯遗落了两本书,凌乱的页面折叠贴在冰冷的地面上。
页脚赵海的名字赫然在上。
黑暗之中走出来一个人,黑色的鞋尖重重踩在写有赵海名字的白色纸张上。
狠狠拧了两下,轻薄的纸张耐不住如此沉重的力道,蓝色水笔的两个字从纸上被痛苦的撕裂开来。
隐藏在灰暗中的冷笑从嘴角蔓延。



——————



“篮球队的赵海被学校开除了耶。”
“哇为什么?”
“好像是说想要强奸邻班的一个女生。”
“卧槽胆子这么肥?!”

王俊凯把玩着手里的笔,听着一旁隔间两个人议论着,偏头胳膊碰了碰一旁的王源。
“想什么呢。”
昔日神采奕奕的好看眉眼无精打采的垂下,“你说赵海怎么就不回我电话短信呢。”说些把面前的书翻了一页。
“别想了,快点找完资料我带你去吃你想吃的好吃的。”
王源嗔怒的瞪了一眼一旁的人。
他的表情让人恨不得揉在怀里痛快的亲热,带着轻微恼怒的埋怨又像是撒娇,让人上瘾。
“好好好那我们不吃了我陪你生闷气咯?哎你脖子上沾上什么东西了我给你擦掉。”王俊凯嘴角噙着笑手指拨弄盖住王源耳垂的发丝,呼吸似近似远的撩拨王源敏感透顶的耳朵几近要吻上去,湿热的气息喷洒在王源裸露的脖颈上,手指在并没有什么所谓脏渍的一片干净肌肤上轻度摩挲,带着一种无声的暗示,讯息就是我好想吻上去。
“谁说不吃了——哎擦掉没有,你坐远点我要热死了。”



——————



赵海蹑手蹑脚的跟在女孩子身后的不远处。
银月散发着寒意投向大地,半遮半掩的躲在暗蓝色云层之后,敛去一半刺人的冷光。
臭婊子,得好好跟她算算账。
是和哪个男的约会呢吧,往离校中心这么偏僻的地方走。
赵海嘟囔着咒骂,紧贴着墙根。
“喂。”
万籁寂静之时一个低声的叫喊惊得赵海定住了脚步。
一束刺眼的灯光打在赵海的脸上。
不能适应这强烈的光线,赵海赶忙抬起两只手挡住眼睛,透过指缝想看清楚那人。

拿着手电筒的人,朝赵海摊开的手掌心甩过去一把匕首。
凄惨的哀嚎声乍然打破了无声的黑夜。
红色的粘稠液体滴滴答答的掉落在地上,厚重的血腥味道有些刺鼻,甜腻的让人作呕,夹杂在空气里随风散去。




TBC

评论
热度 ( 29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