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一握灰:

(下面的然然出自凌李的《诱惑》,阿诚出自楼诚的《I Want Your Bite》)


然然眨巴眼:“你也被扎了一针?”


阿诚点点头:“是的。”


然然:“和我一样也不是自愿的?”


阿诚咬牙切齿:“对。”


然然有点同情地拍拍阿诚:”看开点,其实比起被扎针,alpha们也很惨嘛。你看老凌为了救我,特别费力费心。”


阿诚皮笑肉不笑:“我家先生也是相当的费心费力。”——费心地算计我,费力地操我。


然然耸耸肩:“我和老凌在一起也算是因祸得福。难怪他们都说这是‘一针定情’,哈哈哈哈。”


阿诚翻了个白眼,只想静静,不想说话……

评论
热度 ( 6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