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稳操胜券(02)(ABO,明长官也懵逼了,这什么情况)

一握灰:

本文是AU,明楼和明诚只是工作上的上司和下属,阿诚是在明楼回国后才到他身边任职的,之前两人并无交集!!


前文:(01)(02)(03)(04)番外(01)


ABO,乾元=alpha,坤泽=omega,中庸=beta




——————以下正文—————




  明楼镇定自若地瞧着愣神的坤泽,嘴角噙着一丝势在必得的笑。他太了解阿诚了,了解到无需做出任何假设就能断定对方会给出令自己满意的答案,也了解到在这一目标达成之前难免还有些无伤大雅的小波折,毕竟,他的秘书实在聪慧过人。




  因着对最终结果的笃定,明楼放任自己暂时松散了思绪,转而专注起对方的面庞姿态来。坤泽通常都生得很好,女多娇媚,男多灵动,阿诚确实有一双极具灵韵的眼睛,睥睨间尽显嘻笑怒骂、顾盼间满是喜怒哀乐。况且他还怀着一股傲气,有时看似敛眉顺目,实则是心高气傲懒得与庸人周旋,这也是最初吸引明楼的地方——野性难驭,智勇双全。




  明楼笑意更深,就着握住对方手腕的姿势,以拇指缓缓摩挲那人手腕内侧柔嫩细腻的肌肤。




  阿诚微微一颤,猛地抽回了手,站起身。“印累绶若,明长官当真辛苦。”




  明楼有些可惜地捻了捻手指,回味方才印在指尖上的美妙触感。“我已经开诚布公,对你坦诚相待,有什么问题,尽管说。”




  “好,那我问你,”阿诚蹙眉,居高临下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上司,“这一切都是你布好的局,对不对?”




  “那要看你说的‘一切’是从哪里开始了。”明楼不紧不慢道。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波折这就来了。




  阿诚瞪了对方一眼,他已经猜出大概,只剩下细节有待在幕后操纵全局的人补充:“那份地图有诈,你故意放出风声引来南田洋子,让她拿到假地图。”




  “南田洋子早就猜忌我,与其坐以待毙,不如主动出击。”




  “所以如果我直接把地图交给了她,反而顺了你的意。”




  “地图就是为了引她上钩准备的,你直接交给她,我的计划成功;你告诉我后再交给她 ,依旧没的妨碍。”明楼放慢了语调,以免惹得心情不虞的坤泽更加气恼。他就知道凭阿诚的机敏能猜出真相。




  “所以不管南田洋子派谁来窃取地图,你的计划都会顺利进行。”




  “正是。”明楼答的干脆利落。




  阿诚干巴巴地哼了一声,扭头看着落地台灯,过了会儿才将视线转回来:“如果来的是别人你会怎么做?在南田拿到地图后将他一枪崩了,还是一样收为己用?”




  “阿诚你别激动。”明楼摆摆手,拿出了十二分的耐心。“如果南田派遣她的心腹来偷地图,事后我必然容不下他。但你不同,当我听到你供述南田的计划时,就知道对你的看法是正确的。”




  他站起来,平稳地注视着对方。“阿诚,我此番透露身份并非是想将你收为己用,而是想将你收为国用。我知你为人,晓得你心怀家国,既然你说自己是因为我这个归国的经济学家才来新政府应聘的,那自然是应该我去哪儿,你就去哪儿。”




  明楼绕过茶几走到阿诚面前,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我看人从不会出错。”




  “还有一个问题,”阿诚的神色有些松动,“你是什么时候起了拉拢我的心思?在我给你下药前,还是下药后?”




  明楼略一思索:“很重要吗?”




  “非常重要。”




  “下药前。”他坦白。




  阿诚眉头蹙起,虽然早就知道明楼是故意放任他的肆意妄为,但此时联系上面一番话,这人的心思之深沉还是令他咂舌。原本以为明楼纵容他下药只是贪图一时的肉体欢愉,却不想对方连他下半辈子都谋划了过去。




       阿诚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颧骨上泛起一抹激动的薄红:“我就知道你堂堂明大长官,水里来火里去,哪里会那么容易就给我算计到了,原来全是你顺水推舟!”




  明楼暗道一声果然,早不露馅晚不露馅,偏偏此刻种种前因后果凑到了一起。但他相当沉得住气,因着还有一重机窍尚未被戳破,便和蔼一笑:“若不是你下药在先,我哪里有机会将计就计?”




  这话说的在理,阿诚噎住了,可不是怪他自己么,要不是他当初色迷心窍扼不住想和这个乾元翻云覆雨的念头,哪会有后来的那些纠葛呢?说来也奇怪,他身为坤泽,虽然思想西派,对欢爱之事也看得开,但自打遇见明楼后真就跟着了魔似的满脑子巫山云雨,这么多年独此一列,要不是毫无踪迹可循,他都要怀疑自己才是被下药的那个了。




  明楼见阿诚没了下文,也不再给其瞎琢磨的空当,他不急着得到对方接受军统工作的确切答复,因为结果两人都已心知肚明。他向前走了一步,缩短了彼此之间的距离,嗅到一丝清甜的味道。“行了,这笔烂账以后有的是时间算,现在时间晚了,你就在我这里凑和一晚,明天早上还有重头戏。”




  他捕捉到坤泽脸上一闪而逝的犹豫,继而笑道:“就算是怕我对你怎么样也晚了吧。”言下之意,我都已经把你翻来覆去怎么样恁多遍了,还有什么可矫情的。




  阿诚想想也是,大不了再折腾一顿呗,事到如今自己还能吃什么亏。




  明楼转身向内间卧室走去,打开衣柜寻出一套新的睡袍:“最近注意着点,形势特殊,在干掉南田之前隐藏好气味,她应该只能调查出你给我下了药,还不知道更多,不能让她察觉出你被我标记了。”




  “我晓得。”阿诚站在原地,嘴上应着,心里却忽然被一种古怪的思绪挤满了。




  “你能闻到我的味道?”他抬起手腕闻了闻,被标记后他一直用中和素遮掩已经发生变化的味道,明明什么都没有啊。




  “我是你的乾元,就算你把自己泡到混合信息素里焖上一年,我也能闻出来。”明楼走回外间,递出睡袍。




  然而对方没有接。




  “既然如此,我怎么从来闻不到你的味道。”




  阿诚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坏了。明楼在心里暗叫一声糟糕,最后一重机窍还是被戳破了。




  “我听说过有一种人名叫‘无戒子’,少之又少,百万人里或许才有一个,这种人不管是乾元还是坤泽,生来迥异,他们的信息素没有任何味道。”青年依旧面无表情,漆黑的眼瞳里却倏然燃起了明亮的火光。




  见状,明楼也不再多做辩解,干脆点头承认。“没错,我的信息素着实无嗅无味。”




  阿诚深深吸一口气,狠狠闭了下眼睛又睁开,很好,现在一切都解释得通了,为什么他会看见对方就饥渴难耐,为什么他会对这个乾元百般惦记,为什么他只会在面对明楼时才总像发情似的躁动不安——不是他的缘故,而是明楼在用信息素诱导他。因为没有味道,所以根本不曾察觉……是明楼一直在用他那无嗅无味的信息素撩拨引诱!




  从始至终,他都不是布局设网的那个。




  从一开始,他就被人算计得分毫不剩。




  明楼是何其厉害的猎手,一眼就能窥破他最薄弱的防御,然后因势利导地抛出饵,他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顺着对方划好的道一路钻进了陷阱里。




  “……你连我会忍不住给你下药都算计到了?”阿诚的嗓子里像是含着一团棉絮,吸干了所有水分,使得声音干哑艰涩。




  “这确实不在我的意料之中。”明楼上前一步,青年便紧接着后撤一步,他有些无奈地停住了。“阿诚,不管你相信与否,我只对你释放过三次信息素。一次是在新上海舞会,一次是在那天记者采访后,还有一次就是在苏州。”




  回答他的是一声嗤笑。




  明楼有些恼怒,但也知此时不可蛮干,只一把攥住了对方的胳膊,眼神狠厉。“这三次都间隔日久,难道你能说除此之外的其他时候你动情还是因为我的信息素?"




  “阿诚,万事讲究因果,我并非种下因的那个人。是你先被我察觉起了心思,我才投下种子。然后,开花结果全是你自己造出来的,我还能用信息素逼着你去给我下药不成?”




  “你明楼能言会道舌灿莲花我说不过你!”阿诚一把甩开了对方的钳制,火冒三丈,敢情一切都是他见色起意自作自受?“你是罪魁祸首也好,你是推波助澜也罢,我算是看透了,你这个人城府太深我玩不起,不奉陪了!”




  说罢,青年转身走向门口。




  却是在刚刚触及门把手的瞬间双膝一软,顿时失力,一阵熟悉的燥热突然从身体内部喷薄而出。他撑着门,回头怒视:“明楼,你他妈还敢算计我,收起你的信息素!”




  “我没有。”明楼皱着眉快步走到门边,注视着在短短时间内便气喘吁吁双颊潮红的坤泽:“发情期?”




  “你明知道还有一个月。”阿诚咬牙吞下一声呻吟,视线竟也开始渐渐模糊起来,这次的情潮意想不到地汹涌猛烈,甚至超过了当初他被明楼强制注射血液药剂的那次。




  忽然,一个可怖的念头划过两人脑海。




  “不会吧……”阿诚有些惊悚地望着明楼。




   明楼同样一脸诧异。




  坤泽通常只会在一种情况下无端发情,便是怀有身孕之时。这会引起一系列性激素和信息素的紊乱,坤泽为了调节自身机体状况会强制进入发情期,也需要乾元帮着渡过这场关系重大的情热。




  阿诚努力控制着自己不要没出息地滑坐到地上,用尽力气恶狠狠地瞪着乾元:“这怎么回事!”




  明楼此刻也被猛然浓烈起来的香甜味道搅得心浮气躁,他强制压下欲火,拽着仅剩不多的理智梳理记忆。每次交欢后他都会给阿诚注射酮素,除了那次——他把阿诚锁在郊区小楼里,完事之后因为公务暂时离开,当他回来时已经人去楼空。




  “你从郊区逃走后可有使用酮素?”明楼上前扶着身体骤然失力的坤泽。




  阿诚咬紧嘴唇,水润光泽的眼眸让他的瞪视杀伤力大减:“……我以为你像之前那样在我昏过去的时候注射了……后来我忙着逃跑,哪里顾得上……”




  两人互相看着,一个是横跨诸多阵营在上海呼风唤雨的大长官,一个是胆大包天敢对大长官下药的秘书,此刻只能面面相觑,愣在了原地。




  【未完待续】




曾经我以为自己不会写Mpreg,但是自从和 @本初 聊了之后就放飞了自我……


结果飞得有点high,爆了字数,也爆了节操……


先预热预防预备一下,明天会飞很高……很高……


这章主要还是感情线,把前文的所有线索都收拢了一下,明楼的信息素还是像蛇毒一样,无色无味。而阿诚之所以会把那么持不住自己,除了他是真的对明楼有意之外,还因为明长官时不时就撩拨一下。当然明长官才不是职场性骚扰呢,都是因为他在阿诚察觉到自己心意之前就发现阿诚其实对他有意思了……唉,你们聪明人真会玩(。


为了不升级丑爆了的5.0也是拼了!



评论
热度 ( 30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