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粮仓

不用关注,转载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罢了

© 一个粮仓 |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稳操胜券(ABO,I Want Your Bite番外,谈个情再做个爱)

一握灰:

本文是AU,明楼和明诚只是工作上的上司和下属,阿诚是在明楼回国后才到他身边任职的,之前两人并无交集!!


前文:(01)(02)(03)(04)


ABO,乾元=alpha,坤泽=omega,中庸=beta



——————以下正文—————



  近日里,新政府内出了桩怪事。



  一个多月前,明长官的秘书处负责人阿诚忽然音讯全无,下落不明。按说在这乱世里没了个人也不值得大惊小怪,但阿诚身份特殊,不仅接洽经济司的日常事务,还染手特务委员会的诸多行动,故而他的失踪立刻惹得众人议论纷纷。...


[伪装者][楼诚] 江北之墟 章二

恋爱脑与乌托邦:

多谢大家真心,更得太慢,心有愧疚orz



————————————————————————


章二



明诚道别出门的时候,夜已经沉下来了。他转头向右,转了两个街角,离钱芥尘的房子已经很远了。那里停着一辆黑色的福特汽车,明诚熟练的坐进驾驶座,郭骑云跟了上去。


他本以为对方会等自己——可是明诚开车灯,调转车头,嚣张跋扈,撇下他扬长而去。



八月初,北方的硝烟弥漫,法租界也无法歌舞升平。霞飞路路灯稀薄,隔着几十丈才亮一盏,华界涌入大量避难者,他们拥在街头巷尾,尘土腥气,风雨...

【楼诚】知乎:是生离更痛还是死别更难过?

喻无忧:

还是逃不过清清的安利,我也来造福:)


木卜_PanDaHoLic:



造福首页,爱我!



赌书消得泼茶香:





看完第五遍我再转一次QAQ哭了一晚上我不能一个人受伤!!!!!



后来我的生活还算理想:





知...

【楼诚】八段锦 第五章 酒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值此中秋佳节,八段锦第五章恭祝大家中秋愉快。正派人物恭贺中秋的方式,就是让阿诚哭泣。


--------------------------------------------------------------------------------


第五章 酒


明楼有些时候并不算不能等待的人。


他有时候蛰伏,有时候出击,有时候又将旁人算计在股掌。倘若给他时间,他甚至能有万全的主意,于万人中,全身而退。


这便是难极。便是最佳。便是常人万万不可及。


今日,这个常人万万不可及人物,却在书房里看报,读...

【楼诚】 大浪漫主义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所谓文革,并不是绝杀。即便历经风霜摧折,更愿人物所能传达,是情节过后,无论生死,都是倔强、风华、豁达而永不坠平生希望与光明,给读者传递,也是傲骨希冀,此中性情。


如你非要折辱他,我偏叫我人物在折辱里冒出希望,开出花,得到最甜最美之结果,生出温柔坚定之勇气,保全真挚完满之爱情。所谓同人。


-------------------------------------------------------------------------


明诚从不在明楼前面发脾气,大闹性子。


明楼说道:你啊,万不可由着性子来,别人不知道,我恐怕...

【楼诚】八段锦 第八章 24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八段锦的最后一章肉,以及作者的cp观,不遵循原著。以24岁做结尾。


----------------------------------------------------------------------------


明楼还不到八十岁的时候,明诚不过七十出头。


年轻就是好啊。明诚常常对明楼有意无意说两句。


明楼就笑,说的你好像小伙子一样。


明诚人上了年纪,虽然稳重了很多,也会说一句:在大哥面前,我也是长不大的弟弟。


明楼笑着摸他头发,笑道:还不是一样,人老了,头发也都白了。


明楼基本上人...

【楼诚】 大浪漫主义

别开枪是我一个正派人物:

所谓文革,并不是绝杀。即便历经风霜摧折,更愿人物所能传达,是情节过后,无论生死,都是倔强、风华、豁达而永不坠平生希望与光明,给读者传递,也是傲骨希冀,此中性情。


如你非要折辱他,我偏叫我人物在折辱里冒出希望,开出花,得到最甜最美之结果,生出温柔坚定之勇气,保全真挚完满之爱情。所谓同人。


-------------------------------------------------------------------------


明诚从不在明楼前面发脾气,大闹性子。


明楼说道:你啊,万不可由着性子来,别人不知道,我恐怕...

[伪装者][楼诚] 绝望的浪漫主义

恋爱脑与乌托邦:

一九七八年,明楼回上海做手术。


在这次手术之前,他已经动过三次刀子,其中有一次异常凶险,他在南京老虎桥监狱被提出,迁到扬州一家普通的地区医院,在零下七八摄氏度里,切掉了三分之一个肝脏,铺盖还是锦云在上海的故友的孩子帮他收拾的。他年轻的时候出生入死,老了也出生入死,什么都不能打败他,人不能,天也不能。


人刚强到这样的地步,已经不合情理。他下了火车,逢暴雨。“人生七十鬼为邻”,可他神色严峻,手提雨伞,不颓不屈。


他无家可回————明家旧宅早就拆的只剩砖瓦。就算是屋檐囫囵,对明楼其实根本没意义。家这个概念,在几十年前就被消解了。以前在法国读书的...

[伪装者][楼诚] 江河万里

恋爱脑与乌托邦:

别问时间线,别算年龄,我也不知道= =


------------------


明诚收到明楼的回信,是1934年东正教瞻礼日后的傍晚。


信是隔壁总参学院的新一期学生辗转捎给他的,那日无风无雨,气温很低。明诚抱着一本注释版《制胜的科学》匆匆跑到校门口取信,又小跑回去资料室———天色已黑,离夜训集合时间不到三十分钟。


他一到灯下就拆信,手抖得几乎要拿不住一纸重量。很薄的一张纸,字体横展停匀,熟悉入骨。信里讲他已回到巴黎,事情千头万绪。末尾借了一句顾炎武:“依仁蹈义,舍命不渝,风雨如晦,鸡鸣不已。”


明楼从小练赵体,...

【楼诚】漩涡(ABO,干了这碗抑制剂,到处都是信息素)

一握灰:

这篇文送给 @安利好好吃 ,是同名视频的配文:http://filyer.lofter.com/post/26bc30_8c04ef0


文中设定:乾元即为alpha,坤泽即为omega,中庸即为beta。



——————————以下正文——————————



  今天阿诚的心情很不错,托了新一批抑制剂的福,他又一次安安稳稳地度过了发情期。所以哪怕被人鬼鬼祟祟地跟了一路,明助理也相当有闲情逸致地哼着小调。



  转过拐角,汪伪政府办公楼便近在眼前。阿诚放慢脚步,撇了撇嘴,那些喽啰们难道准备...

1 / 4